当代文学研究呈现新形态
作者:白烨

 一、关于“日常生活审美化”的争论

  提出“日常生活审美化”的陶东风在《日常生活审美化与新文化媒介人的介入》一文中说,当今的中国社会文化正在经历着一场深刻的生活革命:日常生活的审美化与审美活动日常生活化。他在《日常生活的审美化与文艺社会学的重建》中又指出:“审美化的意义在于打破了艺术(审美)与社会生活的界限,审美活动已经超出所谓纯艺术/文学的范围而渗透到大众的日常生活中。”“文艺学应该正视审美泛化的事实,紧密关注日常生活中新出现的文化/艺术活动方式,及时调整、拓宽自己的研究对象与研究方法。”

  王德胜在《视象与快感———我们时代日常生活的美学快感》一文中更把“日常生活审美化”上升为一种“新的美学原则”。他认为,“视象与快感之间形成了一致性的关系,并确立起一种新的美学原则:视象的消费与生产在使精神的美学平面化的同时,也肯定了一种新的美学话语,即非超越的、消费性的日常生活活动的美学合法性”。金元浦在几篇文章里也就“文艺学向文化转向”的必要性与合理性做了论说,指出“文学的‘文化的转向’是又一次创新,是新时代文化发展的积极成果,是文学理论困境中的又一次突围”。

  对于“日常生活审美化”的提法与看法,一些学者在肯定其“面对现实“的积极一面的同时,相继提出了一些不同的意见。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当属鲁枢元的《评所谓“新的美学原则”的崛起———“审美日常生活化”的价值趋向析疑》文章。鲁枢元对“日常生活的审美化”与“审美的日常生活化”进行了区分,认为两者之间虽然存在有机联系,但是价值取向不同:审美的日常生活化是精神生活对物质生活的依附;日常生活的审美化则是物质生活向精神生活的升华。二、关于“新诗究竟有没有传统”的讨论

  郑敏在《关于新诗传统》一文中系统地阐述了对“新诗究竟有没有传统”的看法,认为“‘传’者是历时性的批判继承与创新,‘统’者是共时性地在多元创新中求基本的审美共识。谈诗的传统就必须涉及诗的特质,即语言,艺术转换(将现实转换成有诗形的文本实体)以及意境(精神道德、审美)。讲诗的传统不能不涉及这些诗的特质和元素,而代之以未经艺术转换的意识形态、民族心态等因素,这样就会陷入主题决定论的危机。”

  吴思敬在与郑敏的对话之中表现出与其看法的不同,在《新诗已形成自身传统》中认为:“传统作为某一民族或人类群体沿传而来的精神文化现象,有两重性:一方面传统是稳定的、连续的和持久的,传统可以持续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对当下和未来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对于在某种传统浸润下成长起来的人来说,这种传统已深入骨髓,不是谁说一声断裂,就断裂得了的。另一方面,传统不是一潭死水,它是动态的,发展的,不断增生的。它可以随着社会的发展与时代的变化而丰富。”从这一基点出发,吴思敬从“精神层面”和“艺术层面”两个方面论说了新诗的传统的形成与构成。

  张大为在题为《新诗“传统”的话语谱系与当代论争》的文章中对新诗“传统”话语、“传统”意识进行了梳理,认为“主体性维度的匮乏与批判性视角的缺席是存在于郑敏先生和野曼先生的‘传统’话语构成中的共同的结构性缺陷。”

  三、长篇小说的新变与走势探究

  2004年,有关长篇小说的评论,大量的文章还是有关新出的长篇小说的品评与推介,视角相对宏观的研究文章,则主要着眼于长篇小说创作的“新变”及其从不同角度对这种“新变”的成因与走势的阐释与解读。

  杨扬在《新世纪小说创作之“变”》一文中,以长篇小说创作为主,对小说创作的
一系列新的变化进行了扫描。他认为,小说创作较之过去发生了明显的变异,一是“创作主体结构的变化”,原来由“现代作家”、“右派作家”、“新时期初作家”、“知青作家”、“先锋派作家”和“新生代作家”构成的天下,被“知青作家”、“新生代作家”和“‘80后’作家”组成的强势群体所瓜分;二是以影视和网络为代表的电子媒介的影响,成为新世纪小说发展中非常突出的现象;三是网络空间成为文学发展的新的空间,并对文学的生产与传播手段等提出了新的理论命题。

  陈晓明则从“现代性”的角度去观察和理解长篇小说的演变。他在《整体性的破解———当代长篇小说的历史变形记》中论说了当代长篇小说在“逃离‘历史化’”和“重新‘历史化’”的两端的纠结。他认为,20世纪80年代的长篇小说“从意识形态给定的本质转向个人的批判性思考”,虽然“那些长篇小说在文本体制,在思想内涵,以至于在结构和修辞方面都依然带有旧有的宏大体制的印记,但其视角出发点具有了个人性,或者具有了作家的主体意向。”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期,以莫言等人为代表的“只根据个人的经验,根据民间记忆的写作”,以余华、格非等人为代表的先锋派写作,以及以林白等人为代表的女性主义写作,都表明“语言和生活可以超出理性的支配,小说叙事更多可能地获得了文学性的表达”,并以此“呈现生活质感”。90年代后期,文学场域被各种各样的话语碎片所覆盖,个人化的话语成为这个时期主要的表达方式,他们以荆歌、艾伟、董立勃等“中坚群”为代表;而与此同时,另一些作家则以“重新给历史编码”,向经典现实主义提出挑战,代表人为刘震云、阎连科、李洱等豫籍作家。论者认为,在“一种始终创造和逃离的可能性”中,“汉语长篇小说依然具有创造的活力”。

  张志忠在《怀疑与追问———新世纪长篇小说的一种思想气质》的文章里,从四个方面论述了新世纪长篇小说由“怀疑与追问”所表现出来的思想气质:由潘婧等人的作品所体现的“富有怀疑精神的文学人物的产生”;由刘醒龙、柯云路、铁凝等人作品表现出来的“拷问灵魂”的艺术趋向;由李锐、项小米等人作品体现出来的“对进行历史活动中的人们的深度追问”;由阎真等人的作品体现出来的对当下“人们的心灵和命运的质询”。

  四、关于“80后”写作现象“80后”写作是指出生于上个世纪80年代的从事写作的青年群体。20世纪末的代表人物主要是韩寒(代表作《三重门》)、许佳(代表作《我爱阳光》)等。进入本世纪后,新作层出不穷,新人不断涌现,尤其是“新概念作文大赛”连续数年举办,推出了一批又一批学生写手,使“80后”写作的群体性愈来愈明显。尤其是郭敬明、张悦然等人的作品,在网络文坛和传统文坛所占的读者数量和市场份额越来越大,几乎可以和一些著名作家平分秋色。

  关于“80后”写作的特点与不足,一些文学批评家也开始在阅读作品的基础上试图做出自己的评价。张柠认为,有人借用香港商业演艺界“偶像派”与“实力派”的说法来划分“80后”作家,这多少也能说明年轻一代文学创作的一些特点。

  在20047月上海作协召开的“80后青年文学创作研讨会”和同年11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与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联合主办的“走近‘80后’研讨会”上,一些知名作家与评论家与“80后”作者举行了座谈和对话。专家们在肯定“80后”写作成绩的同时,也对他们表示了一定的忧虑。如面对市场的“炒作”因缺乏经验而随波逐流,笔下“秋意”太重,落笔满纸“苍凉”等。

  五、对当代文学的学科建设和研究现状的反思

  有关当代文学的学科建设和研究现状的反思,一直是当代文学领域里近些年持续不断的重要话题。2004年,由有关当代文学学科建设的省思,进入到对“当代文学”概念的理论清理,成为首先的一个话题。

  温儒敏从研究现状出发,对“当代文学”提出了自己的忧思。他在《现当代文学研究的“空洞化”现象》中认为,近年来的“文化研究”给现代、当代文学研究带来了活力,但也有负面影响甚至杀伤力;在文化研究成为“热”之后,文学研究历来关注的“文学性”,诸如审美、情感、想象、艺术个性一类文学研究的“本义”被漠视和舍弃了。

  王卫平发表题为《拓展与深化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八个问题》的文章,提出学科意识的强化与学科地位的提升、研究姿态的确立与学术整合的重视、学术品位的提高与学术含量的增强、研究视野的拓宽与研究重点的深化、学术规范的遵循与批评标准的认同、阅读体验与文学感悟、精品意识与经典解读及研究者的素养等问题。

  在反省学科现状方面,蔡翔在《当代文学研究的当代特征》中切合“当代特征”提出有待清理的几个问题:如何看待“十七年”以及“文革文学”写作的问题、如何看待当代文学研究中的资料收集工作问题、如何看待当代文学研究中的“内”与“外”问题、如何看待当代文学“下限”延伸问题。

  在对当代文学的学科反思之中,还有一种对近年来已有成果进行反省与批评的意见相当引人注目。这种意见以孟繁华和旷新年的看法作为主要代表。孟繁华在《当代文学的前史与当代文学的建构》中,就当代文学的产生与建构问题谈到:“从它的思想来源、关注的问题以及重要的观点等来看,并不完全取决于学科本身的需要。一套相当完备的指导中国革命实践的理论,也同样是指导当代文学的理论。”旷新年在《寻找“当代文学”》中评说了种种质疑“当代文学”的代表性言论,简述了“当代文学”的建构过程。他认为,作为新文学运动之后的历史建构,“当代文学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重要表征,当代文学作为一个新的历史范畴,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作为一个新兴的文学规范,产生了特殊的文学实践,创造了崭新的审美理想和审美形态”。但自80年代“新启蒙主义”意识形态的流行,尤其是“20世纪中国文学”、“中国新文学整体观”和“重写文学史”等“宏大叙事”出现之后,一些如“人的文学”的观念与传统取得了“历史合理性”,“‘人民文学’的历史实践也因此成为了否定性的遗产”,“中国当代的文学现象也因为与‘人的文学’的不同关系而具有不同的价值级别”。这种做法实际上是以“新文学”抹杀“当代文学”,以“启蒙”否定“革命”,以资产阶级的“文学性”和“审美性”来重写文学和文学史,并否定“当代文学”。在这一结论之中,显然包含了作者对于本来面目的“当代文学”以坚决卫护的用意。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上传时间:2005-08-31 11:30:19   关闭

 

文传空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