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老总:从“钱师傅”到“钱编辑”
作者:风雨小燕子

人物简介:

钱钧,1970年出生,湖北潜江人。199378进入知音杂志社工作,先后在《知音·海外版》、杂志社总编室和《知音》下半月版工作并担任重要职务。2000年至今任知音集团副总经理、知音子刊《打工》杂志执行副总编。

采访钱钧颇费周折,他很忙,又是一个行事低调的人,记者经多次联系才争取到采访机会。与我们想象中的总编不同,钱钧年轻、率直、诙谐,采访在愉快轻松的气氛中进行,我们时而微笑,折服于他的坦诚;时而沉思,缅怀他那些奋斗的日夜。原定于一个小时的采访也在不知不觉中延长至两个小时。

从“钱师傅”到“钱编辑”

钱钧说虽从小就喜欢读好诗好文,却没想过有一天会从事文字工作。说起如何走进知音杂志社,他笑言,纯属机缘巧合。1993年,钱钧毕业于湖北师范学院政治系,“不安分”的他不满足于留校做教师,恰逢知音杂志社第一次面向社会招收人才,他参加招聘并被胡勋壁社长选中,顺利成为杂志社的一员。

    原以为会做编辑,谁知道他却被分配去搞基建,人称“钱师傅”。在大学一直出类拔萃的他当时很受打击,郁闷之下,他跑到胡社长的家中,进门就说:“我要做编辑!”胡社长问为什么,他说:“我非做编辑不可,请你给我三个月时间,做得好我就留下;做不好,我还是回去当我的‘钱师傅’!”立下这个军令状,钱钧走上了他的编辑生涯。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刚做编辑的钱钧没有自己的作者群,因此没有稿源。为了兑现承诺,钱钧不管已身负因转行欠学校的6000元违约金,也不顾那些好心老编辑的劝告,揣着在单位借的2000元独自来到陌生的北京约稿。他意味深长地说,一个人站在偌大的候车厅,感觉那年的冬天特别冷。漫长的8天奔波与等待后,他只约到了一篇名为《中国喝尿大王传奇》的文章,毫无经验的他觉得这应该是篇吸引读者的好文章,便满怀喜悦地揣着它回到了武汉。

谁知道钱钧自以为不错的第一篇稿遭到无情“封杀”,他深受打击,心想:完了,白跑了,2000多块钱也报不了了。按知音杂志社当时的制度,编辑出差约稿回来,必须上稿两篇以上才能报销差旅费。眼看交稿时间日益迫近,所欠下的债务不减反增,钱钧经过几番内心激烈的挣扎和反省后,毅然决定自己创作!他在街头看到中南财大的学生们为患尿毒症的同学向红募捐的场景后,深受感动,写出了饱含深情的文章《大武汉,倾城含泪祭向红》,受到一致好评。他告诉记者,那是他第一次边写作边流泪。但主人公向红在文章刊登4天后就去世了,这成为他心头永久的遗憾。虽已极力掩饰,但我们还是看到了他眼里掠过的一丝悲伤。

为了 不食言于主编,钱钧连续几天熬夜写出了一篇爱情题材的文章《终于我也浪漫》,此后他又主动放弃午休守在值班室接电话等待线索,终于又守株待兔般地等到了沈阳一名作者投递过来的稿件。这一次,他总共上了三篇稿件,不仅圆满完成了任务,得到主编的认可,更重要的是他开始掌握了做编辑的要领,这无疑像找到了开启成功之门的钥匙。在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内,他成功地从“钱师傅”转型为“钱编辑”,令编辑部的同事们刮目相看。

传递真善美的作家编辑

在钱钧看来,编辑是搭建展示平台的幕后英雄,作家是传递人间真善美的笔者。而钱钧不满足单一的编辑工作,他试图找到编辑与作家的结合点。在工作之余,他笔耕不辍,写出了许多优秀的文章。

钱钧笔名浪一,他的文章曾经牵动了无数读者的心。他的《大学志气之歌:我的大学生涯不恋爱》刊登之后,引起了强烈反响。当时有很多读者写信到编辑部要寻找浪一。然而在成功的背后,钱钧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他告诉记者,这篇文章是在40度高温的夏夜里完成的。为避免胳膊上的汗水浸湿稿纸,他只好抬起胳膊。这一抬就是一夜!光一个精彩的结尾,他就改写了18次,一直到早上6点多钟才最终敲定。这时,他发现自己已无法起身……然而他笑言,读者喜欢他的文章是对他最大的肯定与支持,在这些面前,困难也显得微不足道了。

    他的歌颂母亲的文章《追不上你的背影》在《女友》、《读者》等刊物登载、转载后,被中央电视台导演刘瑞琴改编成电视剧并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反响极大,许多观众被里面的故事情节感动,更有人要求见原创作者。这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鼓舞。

身为编辑,他尽职尽责。他觉得如果他编的稿件主编不改不动是作为编辑最大的荣幸,改的越少他越光荣。因此,他对自己编辑的稿件无论是标题还是内容要求都极高。有时候,为了做好一个标题,他能坐在办公室冥思苦想一上午,边想边吟,同事们便给他取了个有趣的外号——“苦吟诗人”。

如果他编的稿件出现问题,他会把自己的原稿和主编改的做对比,寻找差别,发现自己的不足以及时改正。他经常会看着主编做目录和改稿,分析理由,总结经验,慢慢的他开始悟出怎样才能做好编辑,他的业务也越做越精,进步更快,编稿数量名列前茅。他告诉记者,他最辉煌的一次成就是在《知音》95年的第一期上,他编的稿件占17.5个页码,一本知音54个页码他占了将近三分之一,而当时能过10个页码已很稀奇,钱钧创造了他的纪录。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钱钧克服一切困难,将作家与编辑结合的淋漓尽致。他的文章越写越出色,稿件越编越精彩,文字已成为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难忘在海外版的日子

当记者问钱钧工作中是否遇到过困难时,他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他说,困难真的是太多了。于是,他向我们讲述了他在知音最艰难的一段日子。

1996年,钱钧被调到知音刚刚创立的《知音·海外版》,负责编辑部的工作。当时条件十分艰苦,编辑们都是新手。为了办出优秀的杂志,他一天到晚的扑在工作上,加班通宵审稿改稿是家常便饭。超负荷的工作使他身体不堪重负,这一年,他因严重的颈椎病晕倒了两次。第一次是在冬天的晚上,他刷牙时意识到不对劲,刚退出门槛就“砰”地摔倒在地上,顿时失去了知觉。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觉得很冷,勉强睁开眼睛,他发现摔倒时碰倒的水壶泼出的凉水已经浸湿了衣服。他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挣扎着爬起来,一看表,已经凌晨3点钟,也就是说,自己已在冰凉的地上昏倒了4个多小时。没有多想,他便脱掉湿透的衣服钻进了被窝。当时,他只有一个念头,太累了,太冷了,赶快睡觉吧,明早还要上班!

采访中,记者无意看到了钱钧右手中指突出的大茧包,不用问,那一定是长期写作的结果!不仅如此,每天的辛苦工作使得他的颈椎病频频发作,厉害的时候抬头都很困难,这对于工作量大的钱钧来说,无疑是个大难题。他指着办公室的一块专门设计的斜坡木板告诉记者,就是这块木板陪着他工作。他只要把木板放在胸前,不用抬头就能改稿。电话线也被充分利用,他为了看稿的方便,就把稿件夹在背后牵起的电话线上,目光平视则能审稿。当记者问他为什么不能多休息时,他简单的说:“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病耽误了工作。”

钱钧回忆起那一年里唯一一次奢侈的放松,他说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他加班到凌晨一点才下楼回家,人上了的士后他发现雪花挥舞在汽车大灯前,很美很美,这时他才发现原来他自己很久都没放松过了。于是他决定给自己放个小假。那晚,他让司机带他去了二桥,冷风吹来,他原本沉甸甸的心竟因此有了前所未有的轻松与喜悦……

付出终会有回报。在杂志社副社长周未水的指导下,钱钧和编辑们所编辑的《知音·海外版》被越来越多的读者所接受。他说,当他看到《知音·海外版》发行量由每月10多万册攀升为50多万册时,他心里甭提有多开心,感觉辛勤的劳动终于换来了成果,一切都是值得的!

面对挑战要“顶住”

  钱钧进入知音后,经常调动工作,每次都会遇到不同的难题,但不论在什么岗位做什么工作,他都会迎难而前,竭尽全力,把认真演绎到极致。

    1997年,钱钧被调到知音总编室做主任,主要负责协调各部门工作。他开始接触编辑以外的工作,学起了管理。说起他的感受,他笑言,那是另外一种辛苦!这段经历为他以后学好管理打下了基础。

    1998年初,钱钧进入《知音》下半月版做执行副主编。当时,杂志社刚刚推出下半月版,上级给予高度关注,钱钧拿出以前的拼劲,冲破压力,在胡勋壁总编和雷一大副总编的指导下,带领着编辑们把月销量从110万做到了220万。

    2000年,知音集团一本全新的杂志《打工》产生,钱钧成为执行副总编。萌发创办《打工》杂志的念头,是因为钱钧发现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如打工者、下岗工人、创业者们缺乏社会的关注,他们为寻找生活出路而苦恼,但却没有一本主流刊物反映、帮助、引导他们改变生活和命运,他们缺乏一本专门滋养他们的精神,指点他们的生活迷津的书。于是钱钧有了为“穷人”办一本杂志的念头。他的想法得到了胡勋壁总编的大力支持,但同时也遭到一部分人的反对。当时甚至有人预言《打工》会在三个月内完蛋!

    顶着层层压力,拿着社里拨的80万,钱钧开始了他的又一次创业之旅。回想《打工》一路走来的艰辛,他用了四个字描述:可歌可泣!

   《打工》刚创立时广告发行工作不如意,而80万只够杂志三个月的运转。为了渡过难关,钱钧和他的部下们自己凑了7万块钱,在广东建立发行站。钱钧带着编辑们去东莞、深圳、广州等地去推销杂志,最远的到了湛江海口。东莞33个镇钱钧跑了18个,为的就是让更多的打工者知道这本杂志。

    所有人都很辛苦,有的编辑甚至被人打劫;有的编辑平安夜打电话给钱钧说,别人都在过圣诞节,他却在发杂志,好辛苦啊……钱钧拿出胡总当初鼓励他办好《知音·海外版》时说的话告诉他们:“顶住,一定要顶住!”终于,《打工》杂志创出了自己的一片天空,发行量节节攀升。2004年,《打工》的月发行量已达到60多万册。

    钱钧的目标是让《打工》突破100万,而且期刊界的激烈竞争也不允许他有丝毫的懈怠,他会一如既往的抓刊物质量。他说,虽然现在有杂志试图模仿《打工》,但却无法模仿到《打工》的精髓,这只会给他前进的压力,促使他和同事们办更好的杂志给读者。

坦荡真实的“老钱”

采访中途,不时有人进来找钱钧,他们一般都不喊钱钧的职务,而是叫他“老钱”。他们严肃的讨论着工作中的问题,轻松的开着小玩笑,气氛十分和谐,完全没有办公室里的沉闷与压抑。

钱钧告诉记者,在杂志社工作压力比较大,他有种观念就是“领导”在上班的时候“欺负”员工,下班了应该让员工们“欺负”。他不会摆出领导的架子,只会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对员工们一视同仁。员工们提出意见,他会接受并改正。做人真实是他的个性,他要求员工们展现自己最真实的一面,不要遮遮掩掩,坦坦荡荡才好。在他阳光性格的熏陶下,打工编辑部成为了一个有朝气、团结的集体。

    作为总编,压力是不可避免的。钱钧告诉记者他舒缓压力的三个秘诀:让自己少一点功利心,把时间放在工作上;保持阳光性格和舒畅心情,拿得起放得下;让周围影响你的同事和工作环境健康起来。

    70年出生的钱钧,因为工作的缘故,经常会了解时尚信息,跟随潮流变化。他会泡吧、唱歌,对生活半研究半品味,别有一番滋味。他认为,一名职业期刊人,只有他的思想不老,才不会出局。钱钧现在有个心愿,写一部完整的书。 

眨眼间,钱钧在知音也工作了12个年头,这一路走来,有苦有甜,正是他一直的勤奋与坚持造就了他今天的成就。路还长,我们相信他会越走越好!

 

 

 

 

 

 

 
上传时间:2005-09-15 08:57:05   关闭

 

文传空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