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杀手邹当荣:打工者的娱乐糨糊
作者:邹当荣

        2006年6月20日,在搜狐博客排行榜上,“明星杀手邹当荣”以每天50多万的惊人点击率,连续两天坐上了第一把交椅。截止7月6日21时,他以3033151的总点击率,名列搜狐博客总排行榜第9位。靠着这个排名,青年作家邹当荣成为了湖南第一个“博客明星”。这是继长篇小说《星光大道》即将被拍成电影后,邹当荣今年做出的第二件轰动全国的大事。

                  自强不息,高中毕业的农村娃进城当记者

  1975年5月3日,邹当荣出生在湖南省岳阳县大明乡红卫村,他的父母都是农民。为了送他和弟弟上学,父母经常到几十里外的洞庭湖边去割芦苇、修大堤或贩西瓜。有一年,他的父亲邹迎秋在外面做建筑工时,不慎被砖头跌下来砸断了腰椎,仍然挣扎着起床,卖掉200公斤稻谷,提前准备好了下学期的学费,以便让邹当荣和弟弟安心读书。1988年,邹迎秋被岳阳县藤椅厂招聘为供销员,随后又“跳槽”到内衣厂。几经辗转,赚钱在县城买下了一栋两层的楼房,然后举家迁往县城,把邹当荣和弟弟转学到岳阳县二中。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两个儿子才在县城读了两个学期,邹迎秋就被诊断出得了肝硬化腹水、血吸虫和肝癌等病症,急需大量的钱住院治疗。
  当时邹当荣刚读完高二,他弟弟刚读完初二,都在升学的关键时刻。当父亲住院的消息传来时,邹当荣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必须竭尽全力,筹钱把父亲的病治好!他暂时放弃学业,开始四处筹钱。由于父亲人缘好,而他又承诺父债子还,因此,不到一个星期,邹迎秋就在亲朋好友的资助下,进行了第一次手术。然而,这次手术失败了。随着病情进一步恶化,医院一连下了3份“病危通知”,建议准备后事或者转院治疗。邹当荣不甘心眼睁睁地看着只有40多岁的父亲离自己远去,在打听到如果再做一次手术,父亲还有千分之一的生还希望时,毅然低价卖掉了自家的楼房、家具和电器,想把父亲从死亡线上拉回。可是,第二次手术又失败了。
  接下来,父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借钱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当他们再也借不到给父亲治病的钱时,便只有眼睁睁地看着父亲病逝了。此时,邹当荣才发现自己也被逼向了生活的绝境:房子没有了,他们只得寄居在乡下的一位亲戚家;床铺没有了,他们就用凳子把门板架起来,当作床铺使用;为了腾出一个放桌子的地方。他们不得不把两个卖不出去的旧柜子堆起来,作为“组合柜”使用。在这个只有10平方米左右的“家”里,生活上的委屈他们都能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却没法回避,但最着急的,却还是他和弟弟都因没钱而面临失学。
        这时,所有的乡亲都觉得他们家已经完蛋了,纷纷劝邹当荣的母亲安心在农村种田,然后找个农民改嫁;至于邹当荣和他的弟弟,继续读书是不可能了。最好的打算,便是让他们在乡下学一门手艺,争取早日把家里的债还掉。年仅17岁的邹当荣不甘心屈服于命运的安排,更不甘心让弟弟也跟着我失学,便想出去打工,赚钱供弟弟上学。可懂事的弟弟却说什么也不答应。他说:“哥哥,你成绩好,有希望考上大学,我就是去广州洗碗,或者在家乡挖鳝鱼和泥鳅去卖,也要让你读完高中的最后一年!”在邹当荣和弟弟互相推让时,母亲含泪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不管他们兄弟俩将来是否能考上大学或中专,她就是出去讨饭,也要让儿子再读一年!
  于是,邹当荣的母亲拎着家里仅有的50公斤大米,来到岳阳县内衣厂,找到了邹迎秋生前的厂领导,求他们给予照顾。在该厂领导的关心下,母亲被安排在食堂做饭,并分到了一间单身宿舍。从此,他们一家便在县城重新有了落脚的地方。接下来,母亲向父亲生前的同事借了几百元钱,让邹当荣和弟弟重返校园,继续各自的学业。由于母亲的月薪只有300元钱,邹当荣和弟弟加入了一个由荣家湾火车站附近村民临时组建的搬运队伍,利用中午、晚上和节假日的时间打工赚钱。当时搬运队的合作方式是这样的:每当附近的哪个厂子需要装卸货物时,我们就临时选举一个人当队长,代表搬运队去谈价钱,赚了钱后按照人头平均分配;虽然邹当荣和弟弟身单力薄,但是只要他们参与了搬运,照样可以分到两份酬劳。
  1993年7月14日,邹当荣参加完高考后,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对母亲说:“上大学并不是惟一的出路,无论我是否考上了大学,都要出去打工!”他把做搬运工赚下的400多元钱留给母亲做生活费,自己只带了50多元,便拎着一个装有生活用品的塑料袋,搭便车来到了岳阳市。他找到曾经给自己发表过文章的王向明编辑,要求在报社打杂。王向明了解到邹当荣的困境后,说服报社领导,招聘他做了一名临时工,月薪175元。
  不久,王向明看到邹当荣没有地方住,又把自己家的厨房腾空,借给他一套床铺、桌椅和炊具,让他把母亲和弟弟接到岳阳市来打工。对于王老师和报社的恩情,邹当荣无以为报,惟有努力学习和工作,来告慰报社好心的编辑老师们。为此,他每天都是7点钟起床,提前打扫办公室的卫生、更换热水、替编辑部的老师们把茶杯清洗干净,等候他们上班……
  过了2个月,总编想尝试一下自办发行,便让邹当荣在报纸出版后,拿200份到市区的各个居民区兜售。这时,王向明又把自己的自行车赠送了邹当荣,鼓励他战胜困难,争取在报社立足。从此,邹当荣每周都要骑着自行车到处吆喝:“买份《洞庭之声》报,一周节目早知道!”后来,总编觉得他一个人沿街叫卖报纸作用不大,又吩咐他在居民区建立售报点,等报纸出来后再送过去,让对方代销。于是,邹当荣便在市区建立了179个《洞庭之声》居民售报点。每周报纸出版后,他就送过去,然后结清上次的账目,把没有卖掉的报纸拿回来。由于这些居民售报点遍布市区的各个角落,邹当荣的大腿两侧常常被自行车的坐垫磨得青一块,紫一块,连走路都困难……
  过了两年,市区所有的居民差不多都认识了邹当荣这个送报纸的“小帅哥”,他也从一个昔日走出报社就会迷路的农村娃,变成了一个大家公认的“岳阳通”。通过送报纸,邹当荣从日常生活中掌握了大量的新闻素材。虽说写作水平有限,可他采写的稿子非常多,平均每年发表各类作品70多篇,其中在头版整版刊发的社会特写就有10多篇,相当于一名专业记者的发稿水平。于是,编辑老师们一致提议,让总编破格招聘他这个高中毕业生当上了编辑记者,月薪300元。《岳阳晚报》还以《山村孩子当记者》对此进行了报道。

              闯荡新闻娱乐界,10年打拼成为传媒精英

  1995年4月,《岳阳晚报》编辑张紫汀老师发现邹当荣新闻敏感性不错,便让他去深圳一家私人承包的杂志社做编辑,月薪1000元。就这样,邹当荣辞职离开了岳阳。初到深圳,他们11个人租住着沙头角的一套7室2厅,每天由老板出钱打的去南天大厦的一套豪华写字楼上班,俨然是一群白领。3个月后,他们编辑出版了5期杂志,一本畅销书《情碎邓丽君》。可就在这时,老板却带着情人突然消失了。由于没钱交房租,他们被房东从沙头角赶了出来,挤在南天大厦的办公室里,凑钱批发了2箱方便面,一边继续组稿,一边期待老板良心发现,回来给他们发工资。然而,他们一直等到再次因为欠房租被房东赶出南天大厦时,老板再也没能跟他们见面。无奈之下,张老师只得借钱买了两张普通的硬座车票,带着邹当荣离开了深圳这个伤心的地方……
  回到岳阳,邹当荣在市文联《洞庭湖》文学杂志社做了一年诗歌编辑后,便“跳槽”到天牌实业有限公司,当上了广告部主任。由于该公司有面粉厂、稠酒厂、酒楼、岳阳楼历代名人蜡像馆和百佛堂等多个经济实体,因此他有了更多的锻炼机会。他一边打工,一边从事文学创作,发表了许多文章。1998年3月,邹当荣被《岳阳晚报》经济生活专刊招聘为记者。半年后,共青团湖南省委年轻人杂志社面向全国招聘编辑,该社常务副总编王华玉看了邹当荣的简介和作品,通知他8月底去上班。有了他这句承诺,邹当荣私自油印了2000份约稿函,按照他在文联工作时掌握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通讯录》,向所有可能给这家杂志写稿的著名作家张开了约稿的大网。结果,在他去杂志社上班之前,贾平凹、苏童和梁晓声等名家的稿件便像雪片一样纷至沓来,令该社领导和编辑们大吃一惊。就这样,他提前进入了编辑角色。
  正式上班后,邹当荣更加卖力了。虽然在此之前他不知道畅销杂志的特稿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由于他的作者网撒得比较广,因此第一个月便上了2篇重头稿。随后,他把该杂志过去一年所有的原稿和修改稿借出来,仔细推敲编辑和总编修改的原因,并不断揣摩别的杂志的特稿写作风格,尝试着写起特稿来。结果,不到半年,他便成了一名主力记者。只要领导觉得哪条新闻有价值,读者有兴趣知道,他便会不顾一切地跑去采访,不成功决不罢休。
  1999年5月,为了深入采访长沙市民政学校殡仪班首届毕业生的生活状态,邹当荣甚至在晚上10点钟以后,孤身一人穿过一大片陵墓,去长沙市殡仪馆的停尸房、化妆间和火化间采访。然后,他跟着殡仪工出去捞了一具溺水身亡的女尸,最后才坐运尸车回到宿舍。当他把自己拍摄出来的各种“恐怖”照片拿到办公室时,一名女同事吓得半个月吃不下油腻的东西……正是因为邹当荣胆子大,敢于报猛料,因此他先后被10多家新闻单位“挖”过去当专职、兼职或特约记者。看着邹当荣疯狂地工作,一年发表各类作品70多万字,杂志社总编傅峥戏言:“邹当荣可以当‘民间写作劳模’了!”不过,邹当荣“劳模”没当上,却被湖南省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获得了“湖南省第15届青年自学成才奖”。
       2000年5月,邹当荣辞去所有的工作,做了一名自由撰稿人。他跟湖南经视《故事酒吧》栏目合作,撰写了1本洋洋45万字的《故事酒吧》台前幕后故事,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同时,还出版了《邹当荣小小说精选》等书。《微型小说选刊》和《小小说选刊》等多次隆重介绍邹当荣及其作品,邀请他作为湖南小小说作家的代表人物参加全国笔会。邹当荣的小小说代表作《对面的明星看过来》还入选复旦大学附属中学初中语文教材。
       2001年12月,邹当荣的长篇小说《星光大道》因为涉嫌影射李湘,还没正式出版就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被誉为娱乐圈的反腐力作。2002年1月,该书由海南出版社正式出版后,随即在《福州晚报》、《金陵晚报》和《楚天金报》连载,一度名列全国畅销书排行榜第二位,仅次于《哈利·波特》。《福州晚报》、《楚天金报》和《金陵晚报》等纷纷连载,著名作家陈忠实、莫言和《收获》编辑叶开等发表了评论。随后,邹当荣在20多座城市进行了签名售书活动,被福建东南台誉为“第一个揭露电视圈内腐败现象的猛男作家”。邹当荣炒作《星光大道》的成功案例,被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系讲师魏剑美写进教材,作为湖南新闻传媒学院新闻炒作学的选修课本。
        2002年初,就在邹当荣走红全国之际,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能为声名所累,毅然应聘到全国某著名杂志社,甘心做一名普通编辑。在这里,他的主要工作是编辑别人的纪实特稿,个人创作和采访便少了一些。但从2002年到现在,邹当荣亲自策划、采写或编辑的长篇娱乐报道有《刘德华致电重庆下岗嫂:听说你追了我16年》、《独家专访:杨钰莹你要好自为之》、《独家专访:刘晓庆初恋情人惜忆往事》、《独家披露:花心大王邓建国戒色内幕》《宋祖德亲历:那些恶心的美女明星们》、《直问牛群:你当打工县长是作秀还是奉献》、《爱上璩美凤:谁知这风口浪尖上的219天》、《痛别荤段子:正经人大兵的相声终于火了》、《毛阿敏:我曾为你背了10年黑锅啊》……由于业绩突出,邹当荣很快就在该杂志站稳了脚跟,现在已经提升为编辑部主任。中国特稿论坛、大旗传媒网和红网等,纷纷把邹当荣作为期刊界的“传媒人物”隆重推介。
       2006年4月15日,邹当荣应邀参加搜狐的一个活动,从此就跟搜狐博客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自己的博客(http://zoudangrong.blog.sohu.com/)中,邹当荣自称“中国最有娱乐精神的记者”和“骂人不带脏字的博客写手”,给网络注入了一股新风。他写的“恶搞超女系列”和“戏说世界杯”系列,在网上流传很广,他的人气也积聚上升,很快就成为了搜狐博客明星。现在,他的博客点击率位居搜狐第一名。
        2006年5月,根据《星光大道》改编的同名电影被宋祖德广州影视有限公司相中,拟邀李湘主演女一号,宋祖德主演男一号,邹当荣亲自主演男二号,作为2007年贺岁大片强档推出。这一重大娱乐事件,受到了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等1000多家媒体的广泛关注。后来,宋祖德和邹当荣考虑到李湘近来精神状态不好,怕她把戏演砸,正准备把女主角换成一位知名度更高的女明星,将于10月份正式开机,在长沙和岳阳两地拍摄。更令人觉得有趣的是,邹当荣和宋祖德请李湘演戏的新闻出来后,一位不知名的网友还写了一首歌《我也不想那样做》,就此事进行评议。这首歌正在网上广为流传,已经成为了著名网络歌曲(http://www.shkdxd.com/music/29140.htm)。
        2006年6月,中国第二播客网——麦爸网看到“明星杀手邹当荣”博客在网上人气很旺,准备独家买断邹当荣博客变播客的版权,具体合作事宜正在进一步洽谈中。邹当荣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的普通打工仔,他之所以能通过13年奋斗改变自己的命运,也许是跟别人相比,他就是多了一份自信。亲爱的读者朋友,如果你也想从千百万个打工者中脱颖而出,那么,从现在就开始努力吧,别在乎你现在做什么,多想想你将来能做什么。只要目标明确,信心十足,就一定能够成功!

                    对话邹当荣:给中国娱乐记者定个位

记者: 您自称是“中国最有娱乐精神的记者”,请您介绍一下什么才是“娱乐精神”?您的笔锋都很犀利,可是,骂明星就是“娱乐精神”吗?
邹:我倡导的娱乐精神,就是使人快乐的精神。骂明星、贬贪官和调侃名人,只要能让老百姓看了会心一笑,就达到了娱乐的基本目的。当然,如果有人能从我的嬉笑怒骂中得到人生的启示,或者能够使当事人反省自己的行为,纠正自己的错误,则是我最终的目的。纯属为了娱乐而娱乐,只能给老百姓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不可能有旺盛的生命力。要想把娱乐精神进一步发扬光大,还得在字里行间加入作者独特的思考。

记者:您觉得娱记最需要的素质有哪些呢?
邹: 娱乐记者最需要的素质是社会责任感、良知和娱乐精神。当然,还得具备一定的语言和文字表达能力,否则没有办法跟被采访对象沟通,更没有能力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想法。
新闻的力量巨大无比,它可以对读者的精神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如果记者没有社会责任感,只顾媚俗、猎奇和追求低级趣味,他做出来的新闻就会将读者的阅读兴趣引向误区。我做新闻的理念,就是尽可能多地满足老百姓健康、积极向上的心理需求。比如我做过的那些明星爱心报道,就体现了我的社会责任感,不仅改变了当事人的命运,而且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我觉得,一个记者的社会责任感应当从社会反响和老百姓的认知来衡量,并非做正面报道就有社会责任感,做负面报道就没有社会感。相反,我向来鄙视娱记一味地吹捧明星的行为。我之所以要揭明星的短,正是我有社会责任感的表现。我这样做也许容易得罪人,但是只要能及时提醒明星反省自己,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记者:那您怎么看待娱乐圈的新闻炒作呢?
邹:  娱乐圈和其他行业一样,需要高明的新闻策划,而不是简单的恶意炒作。高明的炒作,可以算作新闻策划的一部分,是值得倡导的。在这个注意力经济时代,既能娱乐老百姓,又能吸引眼球的高明炒作才不会引起老百姓的反感。

记者:您怎么看待“狗仔队”的说法?或者那些专门揭人家短的记者呢?不要忘了戴安娜的死也是这个原因的哦!而您曾经写过一个帖子,说“范冰冰,被人包养不是你的错”,您会觉得看自己在“安慰”她的同时其实是在落井下石,在揭她的短吗?
邹:我对 “狗仔队”这个称呼不排斥。“狗仔队”体现了是娱记穷追不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现在具备这种精神的人太少了。但是,“狗仔队”也应当有高尚的情操,不能为了过分满足老百姓的猎奇心理,从而侵犯法律或当事人的人格尊严。娱乐记者只有勇敢揭明星的短,才能使明星逐渐变成完人。因为明星作为公众人物,已经获得了超出普通人很多倍的名利,他有什么理由糟蹋自己的形象呢?戴安娜的死,责任并不在于记者,而在于她自己的行为不检点。如果她没有那么多绯闻,谁会那么关注她呢?我曾经发贴说范冰冰,实际上也是要表达这个意思。假如她洁身自好,谁会说她的闲话?

记者:请您谈谈娱乐圈给你的感觉。有人说您用《星光大道》一书揭露娱乐圈的黑幕,您又是怎么看的呢?
邹:  娱乐圈给我的印象是比较混乱,很多明星都有人格缺陷和性格缺陷。因此,娱乐圈里的丑闻特别多,潜规则也特别多,有很多明星都徘徊在法律和道德的边沿,稍微不注意,就会走向堕落。有人说我的长篇小说《星光大道》一书揭露了娱乐圈的黑幕,我赞同这种看法,但是我自己感到我揭露得还不够深刻。而且,我揭露的只是电视圈的丑闻,对歌坛、电影圈和舞蹈圈的腐败还有待于进一步挖掘。这项工作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完成的,还得广大娱乐记者积极配合,跟我共同努力。

记者: 您有没有喜欢的明星?会不会对自己感兴趣的明星就报道他(她)的好,对不喜欢的就更加落井下石?这样是不是有违了新闻的客观性?
邹:我喜欢明星,但不是崇拜,而是欣赏。比如刘德华,20年前就是人们的偶像,20年后的今天还是人们的偶像。他有自己的人格魅力,这是值得其他明星借鉴和反省的。作为一名娱乐记者,我跟所有的明星都只有工作往来,没有私人恩怨。我不会喜欢谁就报道谁的好,不喜欢谁就落井下石。如果记者的文笔要受个人喜好所左右,这也是一种人格缺陷。他做出来的新闻,当然会违背新闻的真实性和客观性。对于大家都很熟悉的明星李湘,我就做过大量的正面和负面报道。不过,无论我选择了怎样的角度报道,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让她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而不要坠向错误和堕落的深渊。明星不是圣人,况且圣人也有犯糊涂的时候,娱记应该把明星当作自己的孩子,在适当的时候提醒和教育他们该怎样做。这样,明星和娱记之间的关系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紧张,将来甚至有可能共同构建一个和谐的娱乐社会。

记者:在您从事的13年新闻工作里,遇到的比较辉煌的明星有哪些?请谈谈他们的故事?
邹:   我出道这么长时间,接触的辉煌的明星很多,有些明星给我的好印象,到现在为止我还记得。像赵薇、刘德华和周星驰等人,都是积极向上,很有进取心的。这里举两个例子,2004年的时候,我在重庆出差时看到一则报道,说一个下岗嫂痴迷了刘德华16年,导致倾家荡产,离异三次,生活非常糟糕。我当时就想,一个人痴迷明星到这个地步,可以说是一种病态,也可以说是一种执着;假如我让刘德华跟她通上几分钟的电话,亲自劝劝她,是否会改变她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使她从此过上正常的生活呢?没想到,刘德华欣然答应,积极配合,真的给这位下岗嫂打了8分钟的电话。这件事被我做成新闻后,在全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目前这个下岗嫂果然精神面貌大为改观,过上了自食其力的富足生活。还有一个,是2005年“超级女声”很火爆的时候,湖南有个16岁的农村女孩得了绝症,需要做心脏并支气管架移植手术,却没有钱治疗。我打听到她喜欢“超级女声”后,立即做了一个大胆的爱心策划,跟“超级女声”主办单位天娱公司老总王鹏取得联系,要求他派“超级女声”去看望这个绝症女孩,做一个轰动全国的爱心报道。在我们策划下,“超级女声”上演了一幕接一幕爱心剧,为这个绝症女孩加油,她们的善举感动中国。后来,给这个绝症女孩做手术的湖南湘雅医院附属三医院也受到了感染,经院领导集体决定,一次性给这个绝症女孩免除了60万医疗手术费用……这样的事情,说炒作也是炒作,说运作就是运作,可正是这样充满爱心和社会责任感的娱乐报道,不但改变了当事人及其家人的命运,而且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记者:从您的回答中,对于新闻策划很引以为荣,但我觉得新闻策划虽然可以吸引观众的眼球,但毕竟是记者自己在安排新闻,在安排历史。您怎么评价当中的新闻事实与客观性?
邹:新闻策划是新闻的延伸,而不是“恶搞”,更不是在制造假新闻。生命高于一切!如果一篇报道就能挽救一个急需救助的生命,或者拯救一颗垂死的灵魂,记者又有什么理由不积极参与呢?我以自己策划的几次救人报道为荣。如果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我还会继续这样做。中国的老百姓太苦了,太需要媒体的帮助了,我希望有更多像我这样的记者勇敢站出来。

记者:中国内地的娱乐圈并没有港台地区发达,而且中国人大多喜欢谈政治,作为一个内地的娱乐记者,自己做的新闻并不讨好或者没有太多人去关注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邹:我做新闻追求的就是不做则已,要做就得一鸣惊人。如果因为媒体自身的劣势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我会觉得很遗憾,但这不会改变我的态度。我还会一如既往地去做自己认为不错的新闻。老百姓的阅读需求是多方面的,除了政治,还有娱乐,我相信自己的娱乐新闻有广阔的前景。


记者:您觉得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是什么因素使您成为现在的邹当荣呢?
邹:   我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忧患意识和娱乐精神的人。我有自己的做人准则,任何时候都不会为了名利出卖自己的灵魂。生活教会了我这样做人处世。我只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年轻人,既没有高学历,也没有任何社会背景,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拼搏出来的。在我落寞的时候,尚且保守着自己做人的准则,现在生活各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我更不会改变自己做人的原则。

记者:对于您的身份(娱乐记者、明星杀手、博客写手、小说作家、杂志编辑和电影演员等),您更喜欢哪一个称呼?为什么?
邹:我最喜欢的是记者这个称呼,但是我的职业,却是一名期刊编辑。我的工作,并不需要我亲自参与采访,只需要给记者提供采访和写作的思路。如果说当记者需要冲锋陷阵,那么,做编辑则是幕后工作,为人作嫁衣裳,更需要奉献精神。在专职的期刊编辑岗位上,我也有将近8年时间了,可以说是一名成熟而又称职的期刊编辑。这份职业发挥了我善于策划的特长,也体现了我有公心这个特点,却掩盖了我个性中张扬的一面。其实,做期刊记者才是我最擅长的!现在我只要有时间,也亲自做一些采访报道。

记者:作为一个高中毕业生,您对于做新闻有什么看法?如果你当时去了上大学,您觉得今天的您会变成怎么样呢?
邹:作为一个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记者,我觉得做新闻一定要有社会责任感,明白你的新闻是做给谁看的,能起到什么作用。在这个基础上,再发挥自己的策划意识和主观能动性,做出老百姓爱看的新闻。我觉得,现在高等院校教出来的新闻系和中文系学生,跟媒体真正需要的记者还有很大的差距。除了少部分头脑灵活、有主见和有新闻天赋的人以外,大多数注定了不可能成为优秀的记者。好新闻不是乖孩子能够做出来的!任何好新闻都需要记者有敏锐的眼光、独到的角度和超前的预判意识,这不是学校老师能够教出来的,而要靠自己在实践中摸索。我对新闻的追求,就是永远做“毁灭性报道”。也就是说,无论我做什么报道,都希望能从新闻意义上消灭它,让其他记者遇到同类题材做不出更好的报道。武术中的“棍扫一大片”,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这些对新闻的独到理解,是我在长期的工作中领悟到的,它建立在实践的基础上。假如我当时去读了大学,而不是高中毕业后就在报社打工,我的新闻天赋或许早就被那些所谓的教授给磨灭了。很庆幸,我没有上大学!


 

 
上传时间:2007-01-15 11:27:51   关闭

 

文传空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
奔:2007-01-15 11:27:51   【关闭

 

文传空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