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爱情小稿的要求和样稿
作者:转

       目前的《打工》杂志,每期必上两到三篇爱情小稿,一般“浪漫飘飘飘”栏目两篇,“爱情怕怕怕”栏目一篇,三篇爱情小稿一律各占两个版。除掉配图和留白,一般每篇可排3200字左右。当然为了便于编辑删减,巧妇能为有米之炊,作者最好完成的字数是3500—4000字。
                    
            所以,笔者特意在此再着重强调一下,3000字以下的爱情稿件,和4000字以上的爱情稿件,请别再投过来了!特别是几百到一千字左右的爱情短文,我一般都是直接删除,不予回复。因为,你根本就没有仔细看过我们随处可见的栏目说明,你既然是闭着眼睛乱投,那我也就只好睁着俺内双的小眼睛乱删了。
                  
            对于一本杂志而言,爱情小稿所起的作用,就是以自身的浪漫、唯美、空灵,来冲淡整本杂志经常会在不经意间迷漫着的血腥、悲愤、沉重。所以,“空灵”二字,便曲尽爱情小稿的内中奥妙。
                    
            同时也正因如此,写作此类稿件,其忌讳便由此凸现——那就是,以“空灵”为神韵的爱情小稿,不宜出现纪实大稿中才可能出现的新闻要素。如:绝症,杀人,官司……等等,很多作者不知不觉把爱情小稿写成了小纪实,弄得一篇原本起搭配作用的文章竟然需要证明材料来佐证,实在是犯了爱情小稿的“空灵”大忌,结果一举把自己变成东方不败的弟弟——西方失败!
                   
            如,有个作者写道:某年某月某日,“我”在女友的鼓励下,一举考取了某市的理科状元!结果老总看了,立即吩咐编辑:“去查一查,看某市今年的理科状元是不是他!”——看,弄巧成拙了吧,作者本想提高爱情的效力和当事人爱情的档次,结果反而弄得文章发不出来,适得其反。
                   
            虽然,目前《打工》杂志所需要的、建立在扎实生活基础上的爱情小稿,是可以虚构的,但如果你写女友赌气失踪,你又登报又上电视,辗转千里,出狼窝、入虎坑,惊心动魄,最后遥遥千里寻得女友归……浪漫是够了,但,新闻要素太齐全了,弄得爱情小稿变成了
            “伪纪实”,犯了“空灵”二字的大忌,自然就发不出来了。
                   
            综上所述,“浪漫飘飘飘”注重的是与众不同的爱情技巧,而“爱情怕怕怕”则注重展现苦涩的爱情故事,要写出打工者漂泊途中相爱的艰难、忧伤、心痛与无奈。用一句话来区别,即:“浪漫飘飘飘”的结局是欢天喜地的,而“爱情怕怕怕”的结局是哭天喊地的(和和)。
                   
            除此以外,我们需要的爱情小稿,除空灵、唯美的基本要求外,还得构思巧妙,结尾最好能给人出乎意料的惊喜,再加上细节生动,语言具有时空感、画面感。下面两个栏目各发一篇样稿…
                       千万别让女友看韩剧
                                撰文/鲁西西    已发《打工》2006年第一期爱情怕怕怕栏目
                  
            如果不是酒店人事处为了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特别开设了电视放映室;如果不是放映室的阿姨顶不住女孩子们无理但却强烈的要求,一部接一部地放“韩剧”以至“韩风”阵阵,“韩气”逼人,我和冰妮天作之合的爱情也不会无疾而终。
                  
            那是2005年春,我在一家名叫“成龙大酒店”的酒店做服务生,冰妮和我同一个部门,刚开始只是同事而已。每天工作餐的半个小时,是大家短暂的欢聚时间。同是漂泊在异乡打工的青年男女,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在餐桌上抓紧时间联络感情,也会肆无忌惮地开玩笑。
                   
            有一次,坐在我旁边的小谭看看我,又扭头看看冰妮,突然像发现新大陆般冒出一句:“你们两个长得很有夫妻相!”按照中国民间的说法:世间眉眼相似的男女,冥冥中有某种宿命的缘分。小谭这个发现一提出,就引起在场的同事的普遍关注,并且获得到众人“不怀好意”的一致赞同。
                  
            从那以后,同事们不时拿这件事开我和冰妮的玩笑。如果我们俩碰巧一前一后地到单位,就会有人嚷嚷:“小两口一大早就夫唱妇随啊!”如果我们俩在发表意见时不小心出现“英雄所见略同”,就会有人说:“哇,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本是无意的举动言行,本是不太熟悉的两个人,被大家这么一掺和,彼此都非常不好意思。通常男女之间的暧昧玩笑,对于爱情往往具有一定的心理暗示。如果被捉对的两个年轻人本来就互相印象不错,就很容易轻易地互相关注、产生好感。我与冰妮便是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面对众人的玩笑,从面红耳赤到坦然自若,渐渐地达成攻守同盟,到最后假戏真作地成为了男女朋友。
                    
            我只是给她送了宵夜而已。那个星期三,正逢冰妮值夜班。那天,我掐准时间打电话给她:“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送宵夜?”她只是迟疑了片刻,便羞答答地小声说好。挂掉电话的时候我搓着双手喜不自胜,要知道我们在单位是倍受绯闻骚扰的一对。我这样“顶风作案”,她若不喜欢我肯定会唯恐避之而不及。因此,我确定她是喜欢我的。
                 
            和很多中国式爱情一样,我们相恋的过程那么朴实自然,顺理成章。虽然没有太多的浪漫,但幸福,平实,直到冰妮突然疯狂地爱上“韩剧”,我们的爱情生活骤然刮起“韩风”为止。
                   
            原来,酒店人事处为了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特别开设了放映室。供我们这些无处消遣的员工,在下班时间聚集在一起看电视。于是这里变成了我和冰妮约会的固定地点。每天下班以后,我会去接冰妮,在路上为她买一包廉价可口的奶油味爆米花。我们手拉手一起去放映室,美美地看一场免费的“午夜场”。
                  
            根据年轻人的喜好和口味,放映厅播映的内容大多是一些港台剧、言情剧。我们总是一边看一边七嘴八舌地评价刘德华的英姿勃发,张曼玉的风情万种,还有周星驰的幽默搞笑。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韩剧一夜之间大行其道。我只是发现,有一天,酒店里的女孩们开始异口同声地吵着要放映室的阿姨给我们播放《蓝色生死恋》,播放《情定大饭店》、《顺风妇产科》等韩剧。
                  
            说实话,我对韩剧并不怎么感兴趣。那种阴柔琐碎的故事情节,恐怕很难打动像我这样理性的男性观众。我只是觉得剧中那没完没了的车祸和白血病很是莫明奇妙,偏偏冰妮就是个狂热的韩剧痴迷者。
                  
            她拉着我陪她看没完没了的《蓝色生死恋》之后,又马不停蹄地拉着我陪她看没完没了的《人鱼小姐》。看得我面对那几十上百部,部部都长达数十集的韩剧,开始对人生产生绝望,这何时是个尽头啊!
                  
            不仅仅如此,更令我郁闷的事是冰妮从看《浪漫满屋》第一集开始,就告诉我那个叫李英宰的男主角,好可爱好英俊!那个片子一共十六集,她提起李英宰好可爱好英俊便不下上百次。
                  
            虽然我并不是鸡肠小肚的男人,但是对女友如此频繁、热烈地赞美另一个男人,心中难免不爽。直到那个见鬼的《浪漫满屋》播完了,我以为自己的噩梦终于结束。不料她又看上《冬季恋歌》,开始大赞里面的男主角裴勇俊——那个四眼田鸡好帅好有风度!
                  
            我满怀醋意地对她说,“既然人家那么帅那么有风度,让他娶你啊!”她一听,就把手中的爆米花朝我扔过来,给我来个天女散花。我和她之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这样引发的。第二天她依然余怒未消,我还为此赔了很多不是,送了很多小礼物。
                   
            过了几天,和酒店里上班的哥们几个说起这件事。结果发现大家真是同命相怜啊!原来,他们的女友也不同程度地中了韩剧的毒。大家七嘴八舌道:“我女朋友昨天一边看电视一边拿我跟《大长今》中的男主角比,说我比那个闵政浩差到天上去了。”“我女朋友看了韩剧以后,开始嫌这嫌那,说我既不够深情又不够浪漫。”
                   
            我听了以后,突然忍不住打了个大喷嚏。原来,爱情也有流感。冰妮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她知道李英宰不会在她的生活里出现,闵政浩更不可能从韩国飞过来爱上她。于是,她便开始一心一意地试图将我打造成她梦想中的韩剧男人。
                   
            她把我拉到理发店,要理发师给我理个宋承宪式的发型。我明明不近视,她非要我戴一副裴勇俊式的眼镜。她说,这样才够斯文。而且只要她看了一部新的韩剧,马上就会兴致勃勃地根据剧情中的学到的新鲜事物,对我进行各全面改造、向我提出新的要求。
                    
            当她在《夏娃的诱惑》里看到西装革覆、风度翩翩的韩在硕,她便开始要求我每天只能穿西装打领带,不准再穿其它衣服。我无奈地反抗道:“像我这样的打工仔,平时穿得再干净整齐,人家也只会以为我是推销保险的!”她固执地坚持:“就算你改变不了身份,也要改变面貌。”
                   
            当她在《蓝色生死恋》看恩熙坐在俊熙自行车后面,她就不肯再独自骑自行车,非得让我载她。我们买的那辆二手自行车本来就破,她一坐上来马上就超重几十公斤,车轮胎被压得扁扁的,随时都可能寿终正寝。而且上下班一路上人潮汹涌,又不是韩剧里那种空旷的乡间小道,这样载人不知道有多危险。
                   
            当她看到《浪漫满屋》里男主角带女主角去游乐场,她也非得逼着我带她去游乐场坐摩天轮。结果到游乐场门口一看,门票实在太贵了,一个人要80块,这不是我们这些打工仔打工妹所能负担的快乐。不料她灵机一动,兴致不减地拉着我去麦当劳外面和小朋友抢滑滑梯,搞得路过的人诧异地直朝我们这边指点。我无地自容地想,别人一定在说这两个都二十好几的老家伙怎么还这样弱智啊!可她觉得这叫浪漫。
                   
            当她看了闻名已久、但我们却初次观赏的《我的野蛮女友》。天!那就是我灾难的开始。我们去逛超市到超市,她要我给她买卫生巾,我不从,她就说:“车太贤就会给他的女友买卫生巾,如果你不这样做就是不爱我!”我们出去散步,走着走着她就脱下高跟鞋,非要我跟她换着鞋子穿。我不从,她说:“车太贤就肯穿女友的高跟鞋走路,你不这样做就是不爱我!”我心想那个叫车太闲的家伙实在是“啧,太闲!”,怎么把女人惯成这样。
                   
            冰妮受这部该死的韩剧的蛊惑,把野蛮当时尚,把粗暴当浪漫,说话粗声粗气,甚至拳打脚踢,还动不动用车太贤的那段“经典台词”教诲我:“我打你的时候,很痛的时候要说不痛。不痛的时候,要装出很痛的样子……”我说:“是不是女朋友打完左脸,必须再把右脸伸给她?那我岂不是成了耶酥了?”
                   
            总之她对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温柔。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她还得意洋洋地对好友信口说什么:“男人三天不打,揭房上瓦!”一边说一边得意忘形地当着人家的面,就着我的胳膊狠狠地掐了一把。
                    士可杀不可辱!我当场就把脸拉了下来。她见我发火了,连忙见好就收,柔声说:“亲爱的,这周休息,我们一起去公园玩好吗?”
                   
            到了休息那天,我和冰妮去逛公园。这一天,她没有像平时那样无理取闹。我以为她已经悔过自新。可是没有料到,当我们在湖边漫步的时候,冷不防她突然出手将我推进湖里。这是冬天,我从水中挣扎着爬起来。终于忍无可忍地冲她吼道:“你想干什么?”
                    她却一脸无辜地说:“车太贤被女友推进湖里差点淹死,可他一点也不生气。看来你还不够爱我!”
                    “韩剧里面的男人不是人,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是惊天动地的情圣!可我不是,我只是一个凡人。”
                   
            从公园回来以后我就感冒了,不停地打喷嚏、流眼泪。我受了严重的风寒,可你知道,在这寒流人间的季节,我日益冷却的是对爱情火热的心。
                   
            经过一夜的失眠与咳嗽,一直到清晨,我披上大衣走去冰妮的宿舍,她一见面就兴致勃勃地说起最近看的韩剧、韩片。“昨天看《色即是空》,那个男主角好深情,女主角怀了别人的孩子,他一声不吭地陪她去打胎,替人背黑锅还替人挨打,真是傻得可爱……”
                    她一直无视我灰黯的脸色,啧啧感叹、滔滔不绝。
                   
            我沉默了很长时间,终于抬起头对她说:“冰妮,我们分手吧!”“你不要和我开……”她以为我在开玩笑,很快从我的表情里发现这不是玩笑,才收住笑脸正色地问:“为什么?”
                   
            我说:“我累了,我不是你的最佳男主角,我经不起这样三番五次的折腾和考验。”她顿时慌了神:“我平时那样考验你,要求你,是因为我真的爱你,我只是希望我们的爱情能像韩剧越来越完美……”
                   
            我断然地打断她,“剧本都是编剧编出来的东西,可我是生活在现实中的男人,我只能用我的方式爱你,我始终无法做到完美,永远无法做到像韩剧那样爱你……”
                    我在她迷惘的目光中走出那间温暖的宿舍。走到大街上,寒风迎面吹来,我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爱情收费站
                                文/艾歆   已发《打工》“浪漫飘飘飘”栏目                       
            认识苏小青时,我只是一个长沙捷迅达客运公司的一名非常普通的货车司机。那段时间日子很苦,生活节奏很快,而且一有任务,就是不分昼夜地赶路。
                    
            那是2002年10月的深夜,从湖南吉首到省城长沙的高速公路上,我头戴摩托车头盔,开着一辆载满零担的东风145平板大货车。货车前面的挡风玻璃空着,是停在一家路边店吃晚饭的时候,被一个冒失的司机酒后倒车撞坏的,玻璃支离成了无数细碎的小片,好似天罗地网覆在车前。因为影响视线,我只好把这张网撕了。
                   
            结果在四周一片漆黑的夜里,我独自的车行远远地看就像一团荧火。凛烈的寒风顺着脖子,分别僵化着我的脸和身体,我的两只脚几乎是麻木地踩在油门和离合器上。可能只有思维,是我身上唯一能够动弹的东西。
                    
            不知不觉到了桃源岭收费站,值班的是一个女孩。她看到我车前的玻璃无影无踪,而作为司机的我却滑稽地戴着一个摩托钢盔呆坐在驾驶室里,表情既愕然又有几分好笑。只见她飞快地接过我哆嗦着递过去的钱,动作麻利地把路桥票递到我手中,并且帮我把手拢上合成一个拳头。然后,我听到她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把车子开到前面停下,你人过来!”
                   
            收费站前面有一片小小的空地,从高速公路上凸出去,供汽车临时停靠,我们都管这叫港湾。长途货运工作不分白天黑夜,港湾,在我们司机心里,是高速公路上的一点不可或缺的温暖,虽然只是小小的一角。
                   
            把车泊好后,走进了她那间温暖的小工作室。吃过一碗热腾腾的红椒牛肉泡面,捧着她递上来的一杯热咖啡,我的身体好象冻僵的蛇那样,一点一点地苏醒过来。
                    墙上的指针显示已是凌晨4点半,路上经过的车子极少,她并不忙。
                    “你不要命了,这么大冷的天,没有挡风玻璃还赶夜路!手都不听使唤了,能开车吗?”
                      我就像个孩子,听着她一连串的数落,头点得鸡啄米一样。
                   
            “没办法,任务催得紧,天亮了要交货啊!再说,明天还不是一样没有玻璃。”“你们司机真辛苦!”她那同情的目光非常温柔,柔得似乎能滴出水来。
                   
            眼前的女孩柳眉杏眼,很漂亮,白里透红的一张脸,说话的时候,嘴角会抿出两个好看的小酒窝。我想我真要感谢那块碎玻璃,能够和一个漂亮女孩面对面地坐着说会话,即使是这样受冻,也值!我问她:“你让我进你的办公室,就不怕我是坏人?”
                   
            “我怕什么呀,42586,你哪个月不从我们收费站经过几次?”她有些得意地说,“你们单位来往的车,车号我差不多都能背出来了。再说,这收费站两头、办公室里,都装着摄像头呢!”
                    42586是我的车号,虽然我告诉她我叫陈格,但她依然一口一声42586;我叫的,是她的名字,苏小青。
                    一个小时以后,我精神抖擞地上路了。临出门时,我扭头对微笑的苏小青说:“你一定是老天爷看我可怜,派来拯救我的狐仙。”
                    “好吧,42586,那你就谢谢老天爷吧!”她的笑声像粘了蜜一样,我出门来,竟丝毫感觉不到凌晨的寒意。
                    
            鬼使神差地,到了长沙,等候工人拆油布卸货的时候,我在旁边的食品店里买了一盒雀巢咖啡。从前,我只喝茶,而且是口味极浓的砣茶。我从不喝咖啡,我一直认为那是小资们的玩艺儿,咖啡应该在优雅环境里、朦胧灯色下、暧昧的眼神中流转浓香,绝不应该陈列在一个混身油污的货车司机的车上。
                   
            我心里很明白,自己只是一个货车司机,穿制服的苏小青是不会看上我的,何况,她那么漂亮。但有时候,我会止不住想念她狐仙似的微笑。想苏小青的时候,我就把车泊在港湾里,拧开保温杯,喝上一口温热的咖啡。我爱上咖啡了,里面,有一种苦尽甘来的味道。
                   
            再次见到苏小青,是10天以后。交过路桥费,我把早就准备好的两本小说递过去,说:“上次谢谢你的帮助,这两本书送给你。”她瞄了一眼书名,面露欣喜,说:“算我借你的吧,看完了我还你。”
                   
            上次闲聊的时候听她说过喜欢看书,尤其是小说。行车的日子十分寂寞,陪伴我的也常常是书。我特意在书里夹了一封感谢信,说是感谢信,感谢的话不过是只言片语,写得更多的则是我在行车途中听到、看到的不少趣事,还有对这两本小说的读后感。
                   
            隔了一个多月,她才还书给我,里面也夹了一张纸条:没想到你的字写得这么好,你讲的那些故事很有意思,文笔也不错,看得出,你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人。虽然你现在只是一个货车司机,但我相信,经过努力,你会有一个美好的将来。祝一路平安!
                   
            每个月来来往往,至少有4次我会从桃源岭收费站经过,一想到能见到苏小青的微笑,行车便不再枯燥;有时候遇上别人值班,我心里会涌起一种莫名的失望。
                   
            我依旧借书给她,依旧在书里附上自己的读后感,她也会在还书的时候,在里面夹上一张小小的纸条,谈她的看法,还常常给我一些适时的鼓励,我们的话题越来越多。
                    
            她写的纸条,我总是随身揣在衣服口袋里,没事就拿出来看。几个月以后,我发现自己有些笨蛋,或者说,我突然聪明了。再借给她的书,我会选择页数不多的小说,或者快餐般的杂志,这样她就可以很快地看完,我也能早一点收到她的纸条。每次,她若无其事地把书还给我的时候,我的心总是怦怦乱跳,却从不敢向她表示什么。对我而言,她就好象是高高在上的女神。
                   
            2003年7月,她送了一个中国结给我,说是作为借书的答谢,还说大家都是朋友了,不要再买新书借给她,旧的就行。把红红的中国结挂在车内,我心里暖暖地,觉得就像是苏小青陪伴在身边。
                   
            8月份,我由一名普通司机被提升为车队队长,终于鼓起勇气约苏小青吃饭。席间,我问她:“曾经有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孩说过,只要努力,就会有一个美好的将来,你说,我会有一个美好的将来吗?”
                   
            “一定会有的,也许,比你想象的更好。”她轻轻地回答,眼神中充满了鼓励。我决定向她表白,“小青,我喜欢你,你愿意作我的女朋友吗?”
                   
            我看到她摇了摇头,原来始终,她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普通朋友。我心里失望至极,难过得想哭,却看到她在微笑,但我仍装作很绅士地说:“其实你肯做我的朋友,我已经很知足了,希望我们还是好朋友。”
                    她却呵呵地笑出声来,笑样有些诡异,笑声有些残忍,我沮丧得头快要落到饭碗里了。
                    苏小青终于止住了笑,我听到她说:“42586,小说我喜欢看长篇的,如果你把杂志换成长篇小说,我会考虑你的申请。”
                     我的心里一阵狂喜,“你同意我做你的男朋友了?”“试用三个月。”
                    “我一定好好努力,争取早日转正!”我捉住了小青的手,再也不肯松开。她微垂的脸,就像一枚熟透了的红樱桃。
                    春天来了,吉首至长沙的山路两边,开满了山花。
                   
            2004年4月9日,在兄弟们的帮助下,我采了许多映山红扎在货车上。其余十几台车,每台车上,也都别了小小的一束,结成长长的车龙,煞是好看。我们载了满车的回头货,浩浩荡荡地行进。
                   
            今天是苏小青当班。在桃源岭收费站,我下车来,郑重地将一大把映山红递到小青手上,然后举着一枚钻戒向她求婚。小青幸福得不知所措,脸色比映山红还要醉人。

                    “嫂子,你就答应我们队长吧,不然会要堵车了。”车队弟兄们在后面快活地吆喝着。
                   
            包括我们的热吻,整个求婚过程历时5分钟,引起了一点小小的交通堵塞,我们的车队经过的时候,每个弟兄都按计划对小青说了一句祝福的话。
                   
            2004年5月1日,我和小青举行了隆重而热烈的婚礼。新婚之夜,小青依偎在我的怀里,幸福地说:“没想到你外表粗犷,还有许多浪漫心思,你说,我们能够结婚,是要感谢那块碎玻璃,还是要感谢那些小说呢?”
                    终于娶得美人归,我的心里像喝了蜜一样,我逗她说:“我要感谢老天爷,在夜里赐给我一个美丽的狐仙。”
                   
            现在,我已经拿到了成人自考的大学本科文凭,在公司总部调度室当主任。42586号车交给了另外一个小伙子开,他向我要了那个红色的中国结。他说,这是一个爱情结,希望也会给他带来好运气。
                   
            2005年2月,在总公司年底聚餐会上,我与车队弟兄们推杯换盏,他们都笑着说,都是主任惹的祸,在桃源岭收费站,好久没有看到苏小青了。
                    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我乐得合不拢嘴。因为苏小青正在家里待产,我们将要迎接,一个崭新的生命。

 
上传时间:2007-02-13 11:56:24   关闭

 

文传空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
奔:2007-02-13 11:56:24   【关闭

 

文传空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