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知音》的一枚螺丝钉——记《知音》特稿部主任编辑杨俊枫
作者:黄海棠郑淑香
     《知音》,一本风靡全国,居世界综合性期刊最新排名第五的杂志,它以连年攀升的发行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它的发展速度就像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让所有推动它前进的人倍感鼓舞,编辑室主任杨俊枫就是其中的一分子,“《知音》是我生活中最重要、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始终把它放在第一位。”他这样说。
            以知音事业为己业
        1999年,杨俊枫来到知音杂志社工作,很快就由一名普通编辑晋升为主任编辑。短短几年时间里,他的成长和业绩有目共睹:进入《知音》的第一个月,他编辑的稿件就在《知音》见刊;第二年,他的业绩蒸蒸日上,全年业绩排名在整个编辑部迅速上升为第二名;2003年,全年业绩一下跃升至整个编辑部第一名,并被评为知音集团公司2003年度标兵;2004年,业绩排名蝉联编辑部第一名,还被授予“第五届武昌区十大优秀青年”荣誉称号。在荣誉面前,他非常低调。每个月,他都对自己说:“一切从零开始”。
      《知音》对稿件质量的高标准要求,容不得工作有半点放松,他在踏进知音的第一天就觉察到这一点。“我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想稿子的事,这已成了习惯。”有时候,编辑部难得聚餐放松,和同事们说好不谈公事,他总会情不自禁地聊到稿件;周末休息,电话响了,作者说哪里发生了什么事,他又热情的与作者讨论起来;下班时间上网,也是在看哪里有好的社会线索。可以说,工作已深入到他生活的点点滴滴。他每天都巴不得把二十四小时都用来工作,有时从早上八点开始编稿到次日下午,有时甚至连续三个通宵编稿。
        1999年5月上旬的一天,他象往常一样进入一天的工作。刚开始他只是觉得有点累,对身体的异样并未在意。直到同事们发现他的脸如纸一般白,询问他是不是病了,此时,他方才感觉到自己头重脚轻,走路像飘似的。等家人把他送往医院时,情况已相当危险,经过检查原来是胃大量出血!正常人的血色素一般是16,可扬俊枫当时只有4.5,大大低于正常水平。躺在病榻上的他,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此时得他才知道,身体是如此需要休息。但没休息几天,他又回到了编辑部,不厌其烦地从收到的几百篇稿件中筛选出有价值的文章进行编辑,并坚持每月到全国各地出差联系发展新作者。他的态度很明确,“在这里,从老总到编辑部的同事,都非常敬业。每个人都把《知音》的事业当自己的事业来干。这样的环境,总让我情不自禁的投入,全身心的投入。”
            用心与作者交流
      《知音》的许多作者,对他都有这样的评价:不但业务水平高,而且待人特别真诚,给这样的编辑投稿,不但会收获很多,更重要的是合作非常愉快,可以成为交心的朋友。
        有一位来自福建的的青年作者叫李隆智,对写作很有热情,文字功底也不错。杨俊枫给他找了一个选题,那是一个饱含着人间真情的主题:有一男一女因换肝同病相怜,又发展成同病相恋,最后结为夫妻。李隆智第一次去采访时,因为对《知音》的纪实新闻写作还不是太了解,于是打电话向他请教。他就在电话中跟李隆智仔细分析了《知音》的写作风格,教他如何才能把稿件做到位,要注意在采访中充分挖掘细节,末了让他再去采访一次。这一回,李隆智总算把基本素材都找齐全了,便开始了写作。初稿出来后,离《知音》发稿的要求还是有很大差距,杨俊枫又指导他:“你要写的不是一则新闻,而是有深度的故事。要通过文章去如实反映丰富多彩的生活,并传达一种思想,引发读者对人生意义的思考。”在杨俊枫编辑的启发和帮助下,李隆智采写的稿件终于作为重头稿在《知音》发表了,并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影响,被全国多家媒体纷纷转载,并获知音新闻纪实作品提名大奖。后来,这位作者逐渐成长为《知音》的优秀作者。
       他一直把培养年轻的作者视为己任,他清楚地知道,《知音》要落实“期期精彩,篇篇可读”的质量标准,靠的就是更多优秀的作者提供精品。“多和作者们交流,帮助他们迅速成长起来。”杨俊枫的信念默默感动着那些有志为知音投稿的人。
            文笔担起社会责任
       《知音》的众多读者有一个共同体验——那就是《知音》故事极大的感染力!那些文字似乎有什么魔力一样震撼着读者的心灵,让读者能随之喜怒哀乐。平实的语言,讲尽人间的悲欢离合,是什么打动了大众?除了故事本身的可读性、曲折性外,更重要的是潜藏在字里行间的那一份深沉的社会感情和厚重的生命内涵。他说,“作为一个编辑,就要承担起宏扬真、善、美,抨击假、丑、恶的社会责任”。
       2002年,他接到了一篇来稿:齐齐哈尔市一个十岁女孩的家遭歹徒抢劫,母亲不幸遇难,她身受重伤,救治后落下重度残疾,只有头部能活动。后来,女孩有了一位继母,在新妈妈的照顾下,她坚持用筷子打电脑,最终成为一个大“闪客”。女孩遭遇不幸却不屈服于命运的遭遇以及继母博大无私的母爱,深深感动了杨俊枫,他含泪完成了《新妈妈杰作:卧榻上躺着一位大闪客》一文的编辑。文章在《知音》发表后,主人公一下子成为了全国的新闻人物,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和多家地方电视台相继把主人公的经历改编为专题节目。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女孩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还出了Flash  的专著,生活条件大大得到改善。这篇文章对她的命运起了不小的作用。然而,杨俊枫却只是说:“其实我们起初并不能预料到这篇文章对当事人的有多大的帮助,但我们把他的故事写出来,尽力为他呼吁,唤起社会的关注,这是我们杂志编辑应该做到的“。
        当然,也有一些痛恨传媒揭自己疮疤的人,有的甚至找上门来威胁杂志和编辑。他就遇到了这样的事件。2004年7月,《知音》刊登了他编辑的《一个美女和两个文化名人搅起名案风云》一文,独家披露了某个名人光鲜表面后隐藏的不光彩行径。当事人的妻子给杂志社寄去了律师函,威胁要起诉,说未经当事人及其家属同意,就把其所谓“隐私”报道出来。但他和杂志社法务部的同志据理反驳,“我们报道的是铁证如山的事实,没有附加任何个人的观点,在政法机关也有确凿的证据。即使对某些人不利,也是客观事实造成的。”最后对方退却了。
       最后,在谈到个人目标时,他说:“《知音》是我们每个知音人的骄傲。我不敢说能为她增添多少光彩,最起码我要对得起这份挚爱的工作,对得起领导和同事对我的信任。我们的共同目标是将《知音》做得更大更强!我将一如既往地做这列高速行驶列车上的一枚螺丝钉!”
 
上传时间:2007-02-27 14:38:19   关闭

 

文传空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