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编辑邹当荣为何盯住我不放?——讲述我与特稿的姻缘
作者:○王玉良(豫良)

         “在哪儿呢?有个事你去办一下”、“喂,又采访哪个美女呢?”、“怎么回事,你现在太浮躁了”……

                       
            品字意,能感觉到这关系很铁。听口气,能判断出这主儿肯定是我的长者。没错,我经常会接到这样的信息,无论是表扬还是批评我都会洗耳恭听。


            他就是我的特稿引路人(老师、好大哥)——邹当荣。在我漂流东北混迹街头时,他拉我进特稿圈,又像花匠似的手把手传艺。几年下来,我靠着特稿一点一点的改变着自己的生活,并结识了很多精彩的朋友。


                      每每提起这事,我的内心总会溢出对邹哥的感激之情……

                   

                   

                  脱下绿色的军装,美丽的冰城能否留住浪子的脚步?

                   

                      不是节日的节日

                      鞭炮声已响起

                      为五年的军旅划上

                      圆圆的句号

                   

                      远行故乡的心

                      游曳在国门、界碑、哨卡

                      跨越万水千山

                      映射青春足迹

                   

                      战友情是倒流的河水

                      越在节日越浪潮泛滥

                      冲毁心灵的堤坝

                      祝福你——老兵

                   

                      一路多保重  (发表于沈阳军区《前进报》)

                   

                    2002年12月份,我离开了培养我五年的部队。从确定要退伍的那一天起,空荡荡的感觉驻足内心,多日挥之不去,对未来、对前途充满了迷茫。在对待回家乡等待分配工作和留在哈尔滨打拼的问题上,我选择了后者,决心边打工边攻读哈师大的本科自考。


                    12月18日,我和边防团的19名战友被哈尔滨某星级酒店聘为保安,身份的转变使得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暗下决心要把本科证拿下来,将来谋取更好的职业。于是,只要我值班,酒店内就会出现一道“刺眼”的风景:一个保安身着“威严”的制服,手握记满希望的纸条,嘴里叽哩呱啦地叨咕着“鸟语”。时间长了,我“变态”的举止引起了几个部门经理的注意,消息自然传到了老总的耳朵里。


                    站在四星级酒店的红地毯上,恭听着对面板台里老人(70岁)的谆谆教导。那种感觉就像爷爷在教儿孙如何做人处事一样。结果可想而知,我的境遇并非像部门经理所想——被开除,反而常有喜来登。


                    2003年元旦后不久,即我进入酒店的第38天,总公司发来调令,把我从保安部调到销售部,住所也有用集体寝室搬进了老总的亲弟弟家里(我称三大爷,是我如今唯一怀念的一位哈尔滨老人)。这让很多人不理解,连我的战友都问我:“哥们,你给老爷子喝的什么迷魂汤,这么好使?”更有甚者直接问我和老总家什么关系,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确实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没有忽悠老爷子,是老人家看我有上进心,仿佛能从我身上看到他年轻时的影子,所以才给我机会和平台。


                    为了不辜负老人的厚爱,我开始玩命的工作。白天,从道理区跑到南岗区,从企事业单位转到旅行社,腿累的抽筋,脚上都磨出了泡。即使这样,到了晚上我依然坚持自学那些让人脑袋发胀的“古汉语”。可喜的是,在我不懈的努力下,工作和学习都用了新的进展,赢得了领导的满意。然而面对每月仅有1000多元工资,不仅存不住货还要欠债生活,促使我产生了要搞条赚钱的门道。


                    到了4月份,我在网吧玩时,偶然闯进“西祠胡同——撰稿人之家”。不曾想,内心的文学馋虫一下就被吊住了口味。长期以来,我一直认为社会上的人只知道经商赚钱,根本不会去搞这种既高雅又有品位的事业,致使西祠论坛的出现,犹如沙漠中的我突然发现了一片绿洲似的惊喜,两眼放光。更没想到写稿子(纪实稿)竟然这么赚钱:1个字1块,100个字100块,10万字10万元人民币。哇噻,我要疯了(这是当时的想法,因为它相当于那时部队一个副营职干部的安家费)。


                    久而久之,在网上慢慢接触了一些搞时评、写纪实的网友,听着人家聊写作和采访感受,我那心里就一个劲儿的馋,联想自己采访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呢?写作的想法蠢蠢蠢欲动,谁知我身边的环境又发生了变化。


                    非典未到,声音吼儿大,酒店作为旅游行业的配套产物必然受到影响。“每个部门都要按照比例分配抽调人员进行暂时的休息”,这是总公司发出的通知,其实就是裁员嘛。而我,作为一名新员工却被留了下来,这又给好事者提供了信息评论来源,他们都说我傻,还有人说我为赚钱小命也不顾了!当时我真想拉过来一个,揪住他的脖子说:“靠,哥们98抗洪都挺过来了,别说个“非典”,就你这个“闪电”我也不拒!”


                    忘我的工作态度和热忱的敬业精神博得了大家的好评。6月份,为了鼓励员工以店为家,公司民主投票选拨一批中层管理干部,谁能想到我竟然票居第二。那个心花怒放呀!还自以为这样发展下去,就有希望在哈尔滨站住稳脚跟。殊知,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竟让我措手不及。


                    选举后的第三天,老总找我谈话,本以为会是好事,却发现老人家面无表情,就听到他不紧不慢地说:“王玉良,公司不准备再聘用你,你收拾下准备回家吧!”


                     此话掷地有声,我却不能接受。

                   

                   

                  职场多变前途迷茫,“兄弟你静下心来我教你写特赚钱的稿”

                   

                    我感觉到内心有些波动,强制性的让自己稳定情绪。老总接着说:“你看要走了,还有什么话想说就说说看。”按照常规,任何一个私企老板调动或辞退一个员工都有他自己的理由,不需要给你商量的余地,你如果去哀求不仅换不来所想,反而会失去做人的尊严。我先是感谢老人家以往对我的帮助,并说明会牢记在心,尔后说:“我走就想走的明白些,您不妨告诉我,我在什么地方做错了,以防我以后重蹈覆辙?”老总反问我,知道自己在哪儿出毛病了不知?“错误谁身上都会发生,但起码我没有违对酒店的规矩,工作也很认真负责!”就在我等待被炒鱿鱼的答案时,老总哈哈笑了。随后从桌上递给我一张B5的纸,反过面来一看:“经××旅游酒店管理公司研究决定,认命王玉良同志为××酒店总经理秘书”。


                    我愣住了,眼神都有点发呆,这是真的吗?。老总起身拍拍我的肩膀说:“别看了,好好干吧。走,陪我到下面客房转转。”

                    屈指算来,从进入酒店起,我刚来不足半年,而且最开始工作也只是一个保安,那些和我同时来的战友们,大多数依然在保安的岗位上。


                    这以后的一切均发生了变化。

                    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如果不是后来老爷子病重,可能我现在还在哈尔滨,也可能还在做酒店而不是搞新闻。

                    一直到2004年夏天,我回河南老家签办退伍军人自主择业手续。

                  待我返回哈尔滨时,酒店的老总已经换了,我这才知道老爷子因身体原因回家休养。“我的好日子肯定不长了”我猜测,一朝皇帝一朝兵,千年流传,行行通用。


                    嘿嘿,果然不出所料,上班第一天我就被调到公司下属一家快餐店做主管,环境和待遇自然不如以前,“返璞归真”了。我又回到了起跑点,这次我彻底的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有一技之长,不受别人摆弄。”


                    这以后,我没事时就往网吧跑,来熟悉更多撰稿事宜。恰在此时,江枫大哥的“中国特稿论坛”开通了,上去一看:晕,全是“大虾”呀!


                    从“特稿人生”栏目里我看到了很多高手不平凡的经历,尤其是“打工作家邹当荣”的经历让我很敬佩,同是出身贫寒,又左转右换过N种工作,而且他那种敢拼的劲儿头很容易让人想到军人的骨气。于是,我就在QQ里加了他。


                    一个门外汉和一个专家聊技术,心里难受有些紧张,不知该如何出牌。

                    刚开始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我说出了对他的敬佩,他也象征性的回复。随着时间延长,
                  也开始聊些有关稿子的事情,记得最清的一次他问我:“你平时写稿子吗?”我回复说:“写呀,上个月我还赚了70块呢!”结果收到他哈哈大笑两声,尔后说:“兄弟你太逗了,我这边一篇稿子就能让你拿3000—4000呀!”这时候他知道了我还是新手,完全不懂特稿写作的流程。有一次他准备给我谈写稿子的时候,我突然接到单位电话,马上下线回单位了。


                    与此同时,工作上闹心的事情是越来越多,到月底发工资时,竟然扣除了我的手机费(主管以上都有),我去找财务讨手法,财务人员说老总的意思,你找她去吧。晕,这不明摆着在一点点的挤压我嘛。“好,爷我还不侍候你们呢!”辞职报告我也没有打,直接找了个地方住了下来。到了晚上,我一摸兜里,只剩下区区400块钱。我要生存,要找工作,这就要省着花这点钱。第二天,我找了一家约6平米的地下室居住下来,然后开始东奔西跑的找工作,结果是高不成低不就。哩哩啦啦的2个月过去了,幸好有酒店的战友救挤我,不然真的会走投无路。


                    这期间,我一直未上网,有一天实在郁闷了又跑到了网吧里,刚上线,QQ头像就蹦起来了,邹哥在线问我这段时间干啥去了,怎么看不到上线?我简短说了些情况,他鼓励我说要稳定下,可以考虑多赚些钱,然后再去发展。并说如果我愿意的话,他可以从最基础的东西教起,让我学习写特稿。那时我就感觉心理挺热乎,必竟写特稿是个长期的功夫,而且我又是个一点不通的门外汉,他教我自然要费很大功夫。因为我当时的境况窘迫,也不知道将来是什么样,所以我回复他说:“行,我找到工作就好好跟你学习,即使将来我没有做特稿,咱们也是朋友,你是我哥!”


                   

                   

                  干一行就要专一行,“炼双慧眼你在北京有搞不完的题材”

                   

                    在哈尔滨经过一段时间的奔迫后,终于谋职到一家期货公司。工作之余开始和邹哥在网上聊稿子,他告诉我写特稿最重要有两点,一是熟悉杂志风格,比如《打工知音》多以打工群体为基础,故事均是发生在打工者身边的事情。而《家庭》和《婚姻与家庭》主要以家庭内部的故事和纠纷为主线,然后他又具体和我聊《打工》每个栏目的风格和要求……;二是找体裁很重要(猛料),尤其是在大的新闻背影下发生的事情,做出来的稿子会更加吃香。


                    几天后,我从报滩上买回数本杂志,《知音》、《家庭》、《打工》、《女报》、《婚姻与家庭》等,开始学习风格。不解的是,以前把这些杂志当故事看时还满有兴趣,但静下心来专心研究文章的思路、结构、语言和行文这些内在的东西时,突然感觉很枯燥。恰巧在10月底要进行最后两科的自学考试,我就暂时把杂志放在了一边,一直到考试过后。


                    11月初,邹哥在网上问我学习的怎样了?并叮嘱我不要只关注哈尔滨的新闻,要了解黑龙江,甚至整个东北地区短期内发生的事情。我开始按照他说的去找选题。可后来虽然报过几个选题,但因各种原因全被他PK掉了。


                    2004年底我回家过完春节后,就要准备返回哈尔滨时,一朋友打来电话,告诉我自考《汉语言文学》最后的两门已通过。高兴之余我开始思索要不要再返哈尔滨,想了一晚上,我没有找出能说服自己的理由。后决定放弃冰城,进攻北京!理由是同样都是打拼,为啥不去首都而留恋一个省会城市呢?


                  2005年3月份,我来到北京并进入一家公司开始工作。邹哥得知后,马上给我一个北京地区的创业题材,他先列好题纲,后交代我如何与主人公交流。盘缠备齐,整装待发。虽然第一次操作有些生疏,但信心还是很足。


                    等稿子写完后发过去,邹哥告诉我很多地方没有写到位。于是他又进行了修改,并把修改的部分给我标上了记号,让我对照学习,提示我创业题材要新颖有可学性,角度还要刁蛮。


                    这个稿子后来打工没有通过终审,我又送到了三类杂志刊发了出来。此后不久,邹哥又把自己整理的一份往年《打工》刊发稿的篇目传给了我,方便我更准确的去把握选题。于是,每天早上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购买当天所有的报纸,每天晚上休息前最后一次事就是躺在床上一篇一篇的翻看杂志,用心钻研。


                    2005年7月23日,就在媒体各界人士都关注皇马北京一行时,我在当天的《新京报》上看到一篇《17岁男孩1.08米受邀(黄健翔)看皇马比赛》报道,马上就在QQ上给邹哥留言,结果很快就收到他的回复:“兄弟,尽快采访,稿子必过!”他初拟标题:《黄健翔牵手:请皇马罗纳尔多接见“中国罗纳尔多”》(见刊后为《圆梦啊!罗纳尔多抱过我,贝克汉姆吻过我》),然后又把文章的结构给我划分出来,叮嘱我一定要见到黄健翔,最好让他签字。


                    外面的雨哗啦啦地下,我请假后直奔央视旁边的梅地亚宾馆。在出租车上,一边构思一边查宾馆总机电话,随后很快就与陈彬父亲陈敏取得了联系。在608房间里,我看到了患粘多糖病的陈彬,这是一个患绝症却乐观向上的孩子,我下决心一定要把文章采细。一边听他们讲述病情的来龙去脉,一边用心做笔记,生怕丢掉一个细节。


                    到了下午4点15左右,我们一块下楼等候黄健翔。当一辆黑色的宝马X5停在门口后,黄健翔上着红T恤,下穿淡黄色的裤子,大步的来到了大厅中央。当他了解我的意图后,配合性的照了几张照片,然后说:“我只准备了三张票呀,咱们五个人肯定有两人要去不了(陪同陈彬的有浙江在线一名记者,还有一名护工)。”最后,我和陈敏留在了宾馆,而浙江在线记者答应我一定在最快的时间把现场情况传过来……


                    就这样,一篇稿子出来了,经过邹哥的修改发在当期《打工》的重磅新闻。这也是我的纪实处女作,让我很长一段时间沉浸在兴奋之中。


                    由于该稿子有大的新闻背景,故事主人公之间真情跌宕,而且还有明星人特,三则合人,受到钱老板的热烈欢迎。稿子登出来后,《知音》和《家庭》的一些编辑找到邹哥要求联系我。就这样,我的接触面开始拓宽,邹哥又叮嘱我:“凡有编辑找你写稿子,你就让他们把思路告诉你,最好能划出段落来,这样你会进步的更快些。”我开始起步了。接下来,不到一个月时间里我又在打工刊发一篇《走出大草原,世界第一高人打工沉浮记》。


                    几天后,邹哥问我最近怎么样,我把情况说了下,其中有一个稿子是别人给的选题但没有通过,他说你给我发过来我看下。待他看后,一连串的回复接踵而至,他要我换个角度推倒重写,然后送给华西。转变思维重头再写自然很累,可惊喜的是华西在留用半个月后竟然刊发了。


                    8月底9月初,著名演员傅彪去世。邹哥又找到我,问我能不能联系到人?当时正好公司派我到丰台区一个直营店实习店长,时间不够充足。他又问我:“如果你做的话,会从哪个角度下手?”我说应该见面从谈话中寻找新闻点吧。他告诉我说,这样的新闻有很多角度可做,如果给《打工》做可以找傅彪以前的朋友或工友写兄弟情,如果给《知音》、《家庭》写可以从夫妻、父子感情着手来写,也就是说一个新闻可以根据杂志的风格从不同角度做N个稿子。


                    后来,邹哥又让我把全年的两刊和《打工》全细致的看几篇,有助于我尽快提高写作水平,他说:“只要你用心研究,在北京你会发现有挖不完的猛料,我保证你一年后就会成为‘高手’”。


                  那时候我就想,遇到这样一位兄长老师是我的福气,心理自然充满了感恩之情!

                   

                   

                  全面发展综合提高,“与精彩的人交往你的人生会更精彩”

                   

                    看着我在一点点的进步,邹哥既高兴又不断的提醒我:“你不能这样等新闻,要主动出击挖掘猛料,在作特稿的同时也要提高自己综合能力。”他开始教我如何去发现题材,“除了常规的采访外,要多接触那些人生经历精彩的人,热点人物、娱乐明星等,并善于从中学习他们的长处用到自己身上。”


                    2005年年底,央视《想挑战吗》参赛选手代表赵本水刚从英国比赛回来,邹哥就把他的电话告诉了我,让我去见一面,不管能否作稿子对自己的阅历和扩大朋友圈都会有好处。当天晚上,我和赵本水在丰台桥南附近一餐厅里畅谈甚欢,由于他酷像越本山,所以出入餐厅门都会故意拉低帽沿。那一晚上,他讲述了三十多年的经历,有苦有甜,但自己始终没有懈怠过,其中有一句话很经典:“男人,就得站着!”


                    这一次,稿子没有合适的角度,朋友却实诚的一个。

                    转眼到了2006年,我看到自己在公司没有更好的前景了,索性放弃工作,在家里边玩边写稿。三月份的一个傍晚,邹哥在QQ上问我:“兄弟,有个猛料,你有没有胆子试下?”后来我才知道,他又盯上了21世纪初最前卫的女作家木子美。鉴于木子美的采访宣言(采访我必须跟我上床,床上多长时间就给你多长时间采访)他也担心我失去“童男身”后不好找女朋友(哈),谁知我马上就答应了下来,他笑着说:“这次采访你即要技术好,还要把稿子弄出来。”第二天我和李辉出发了(以防黑白说不清),在中国博客网约见了“闻名于世”的身体作家李丽小姐。原来生活中的她并非像大家所想的“饥不择食”,她也有善良和感性的一面,喜欢爱、也喜欢被爱。后来我写出了8000余字的大稿《独家专访木子美:那个追我的男孩好纯真》,发在了《打工》的重磅新闻。故事里讲述了木子美到北京后,与一个纯真男孩相爱并有心为爱从良的经历。


                    事后,邹哥告诉我,越像一些有名气的人,他(她)就越好亲近,只要你的接触方式对路子,很容易就采访到。

                    4月底,邹哥事隔三年后首次进京,这也是我们俩生活中第一次见面。一周的时间里,他带着我开始在各家经纪公司跑,由于熟悉娱乐圈,很快就认识了一些朋友,我的明星特稿也由此开始了。


                    一次知音的詹爱诚编辑来北京出差时,聊到葛优的新戏《桃花运》,他就想到了葛优与冯小刚的关系。就决定让我来做一篇“明星兄弟亲情稿”。是猛料,可联系当事人是关键。我拿出邹哥给我那份电话,从中找到了葛优的电话,拨打后转为小秘书,后来又打冯小刚的,没人接听。詹编就给冯小刚发个短信,没曾想还真回复了,让我们找他的经纪人张某给予安排。事情进展很是顺利,可稿子做出来后,雷总感觉故事不太强,结果没有刊发,后来我发在了家庭下半月《牵手15年,冯小刚和葛优台前幕后情同手足》。


                    而邹哥那边,只要他手里有必发的猛料,经常也会考虑到我。8月份,明星孙俪和邓超的恋情曝光,邹哥又给我打来电话:“兄弟,借这个新闻背景,你做一个孙俪的亲情稿……”原来,女儿是明星,爸爸却依然在靠一个食杂店维持生计,是女儿不孝还是老爹为前年弃之妻女而自疚呢?里面肯定有故事……


                  这一次,邹哥直接把孙俪父亲的电话告诉了我,必竟女儿现在成名了,他作为父亲早年抛弃妻子和女儿心里和面子上都过不去,所以勾通起来比较困难,但或多或少还是给我谈了几个事,后来他让我找孙俪母亲谈,我电话再次打到孙妈妈家,这才有了一篇《上海滩恩怨,明星孙俪与开杂货店的老爹》(见刊为《明星孙俪:青春岁月我曾憎恨开杂货店的老爹》)


                    在邹哥的帮助下,我的稿子质量在逐渐提高,数量也越写越多。2006年11月份,同期我分别发《家庭》2篇、《知音》1篇,《华西》1篇、《打工》1篇,而其中一篇不适合《打工》却适合两刊的猛料是邹哥给我提供。


                    在写作的同时,他不仅给我素材,教我方法,时常也会过问我的工作。06年春季,他在武汉看到了北京一家报纸招聘编辑、记者,就打来了电话催促我去试下,虽然后来该家报纸因为经营不当而人材流失,但作为我来说却踢开了走媒体路的第一步。

 

                   (一直在想怎么下笔,一直在考虑怎么按排时间,虽然写出来一部分,但真实生活中要比我写的这些更动情、更真实。未校对)

 
上传时间:2007-05-13 14:50:04   关闭

 

文传空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