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发飚的《打工》老顽童
作者:丁少颖

  一个团体最忙的时候,如果没有找乐调剂的人和事儿,那么,这个团体肯定是个无趣的团体,这个团体的人,也肯定是少快乐的人。

  这一个星期,是《打工》上半月版最紧张的一个星期。编辑们得编稿、送审,然后按照钱总的指示以及我的要求,再改稿、又改稿、删行、一校,18日之前基本上都得出差了。如果不说分管我们和其他3个单位的钱总,我这个主编自然是忙中最忙的人了。对所有送审的一两百篇稿件,我必须先一一细看,篇篇提出可发不可发以及修改的详细意见,再送交钱总选择并确定发哪些,还得陪同编辑们一一聆听钱总的指示;并且,在这一个星期内,我一个人必须对确定刊发的17篇或18篇大稿,篇篇段段句句地详细修改,再交编辑们改后划版,审核他们的删行是否符合要求,以使他们能按期出差,可谓是流水作业呀!尤其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把十七八篇稿件改完,我每天都得熬到凌晨三四点。那些事务性的事,还得兼顾着呢!总之,忙啊!

  人一忙,就得找找乐,调剂调剂,不然,岂不是很无趣?所幸的是,我们有会乐的沈老有桥!

  这一期,沈老交送了一篇“人与狗”的稿件,讲的是两个养宠物狗的邻居闹矛盾,互不相让,你把自己的宠物狗取我的女儿的名字,我就把自己的宠物狗取你妈的名字,结果闹得不可开交,酿成了命案。地地道道的百姓题材,有普遍的警示意义,好!这类题材,沈老已经弄了好几篇了,什么穷打工仔买了一辆二手小轿车搞得众叛亲离,什么农村小伙打工回乡过年时坐了趟飞机竟闹得妻离子散,什么工地民工爱扳手腕扳出了一场大官司,等等等等,全是“发飚惹的祸”。我在编辑大会上表扬了沈老,说:“沈老有百姓情怀,所以,沈老会‘生活’;沈老心理年轻,所以,沈老有‘生活气息’;沈老快活,所以,沈老会‘发飚’!我们其他的哥们姐们,都在长身体的时候,不是血气方刚,就是青春飞扬,怎么就不能像沈老一样发发飚呢?”沈老受了表扬,先是神情有些腼腆,然后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是的,是的,发发飚嘛。”编辑们大笑。

  平时,沈老找乐是分分钟的事。

  大家正紧张的时候,沈老冷不丁地哼一句情歌,就嘎然而止。大家一乐,放松了。

  小不点个子的郜艳这期没发稿子,情绪正低落,沈老朝她扮鬼脸,说:“你个小胳膊小腿的,还……”郜艳当即被逗笑了,回答说:“你大胳膊大腿!”(她没说“老胳膊老腿”,算是没忘给沈老留情面呢!)这“小胳膊小腿”和“大胳膊大腿”,从此就成了他俩彼此间的称呼。

  前天是周六,加班。沈老的那篇“人与狗”,要送给身怀六甲的美女余轶校对。当着一大办公室人的面,他给余轶打电话,用很温柔很温柔的口吻,小心翼翼地问:“我们哪里见面?我能去你家里吗?你老公在不在?”

  大家稿子编累了,便在活动时间去八楼乒乓球室,活动活动筋骨。沈老是积极的参加者。有一次打球时,他脱下鞋,赤脚上阵,令郜艳目瞪口呆。每抽一个球时,他就搞笑地发出一声“呃--”!这种声音便流行开来,连钱总也会了。结果,打完了球,他慌了,成了失盗者――他的鞋失踪了!原来,“呃――”,郜艳把他的鞋悄悄拎到了对面的平台上了。第三天,编稿编累了,再去打球时,他不脱鞋了,改成了脱衣――赤膊上阵!而且,他光着膀子,躺倒在地,使劲地佯装抽搐状。郜艳下楼后,向我介绍他那般模样,笑得语无伦次:“沈老,沈老,他,他……”我笑而不语,心想:这有什么奇怪的?当年,80年代末吧,还未成名、只是我们作者和朋友的诗星汪国真来了,我们集体请从京城而来的他去赶时髦――到一家大舞厅去跳舞;可那时,知音还只有我们“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尤其是没有女编辑伴舞,咋办?沈老有办法,他抱着一张椅子,公然在偌大的舞厅里自娱自乐呢!那种场合,那个年代,他倘能如此,而今,在自家人面前,他有什么不敢找乐?

  哦,我可爱的沈老!在过去,他是老“知音”的元老;在今天,他是知音集团新《打工》活力四射的“沈老”;在外面,他是德高望重的稳重的“沈老师”;在《打工》这“自家”里,他以牺牲自己的某个时分的“尊严”,给新一代编辑们奉献快乐,使我们这个团体“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充满了朝气,是我们的“老胳膊老腿”!对于我,一个“烟鬼”,可以一日无烟,不可一日无沈老!索性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吧,在我们“老杆子”之间,私下里,都尊称他“省长”!

  昨夜又是熬到凌晨四点。今天已是周一,可我还有新编辑郑娅莉的两篇稿子尚未改完。睡了一个圄囵觉,清晨7点我就到了办公室。哦,啥人都没到。改完了一篇稿子的导语和开头,就已觉得有点累了。想找一点乐。于是,上网,看一下博客。第一眼,“省长”沈老让郜艳为他拍的那幅光头厥嘴的照片就跃入眼帘。谁能不乐?我大笑。我大喊:“省长!”没人应答。我这才意识到,沈老今天不会来了――唉,“省长”昨天就出差了!

  就在这时,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一看,竟是老婆发来的祝福短信,祝她的老公端午节快乐!我大惊:呀,今天是端午节了?邹当荣副主编生病了,就给他的老婆兼同事郭敏打个电话问候和祝福。可还是特别想念“省长”沈老。于是,再给“省长”沈老发短信:“老男人想您!祝您和全家端午节快乐!”“省长”马上回复:“谢谢老杆!”

 
上传时间:2007-07-31 15:07:28   关闭

 

文传空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
奔:2007-07-31 15:07:28   【关闭

 

文传空间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