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天教会你写特稿赚钱(第四天)
作者:魔幻星空

第四天训练:寻找一个合作默契的编辑 
                    写这段前,抽空浏览了一下网友对前三节内容的反馈。其中“残月秋风”的回复让我哑然失笑:“我顶!!强烈推荐给身边每一个人,并复制一万份,街头分发(不属于侵权吧?)第四章:选择一个你喜欢的编辑!——我选的就是你拉!!!”
                    哈,你刚看完我的文章,一时冲动当场决定选我我当然高兴!但说实话,我也不一定是你最合适的人选。
                    编辑和作者,讲求一个默契。合作好了,是双赢;合作不好,自然是双败。同样一篇稿件,给甲编辑,也许顺利就发了;给乙编辑,也许就会不幸胎死腹中。特别是一篇可发可不发的稿件,编辑工夫的到位否,往往会直接影响一篇稿件的生死命运。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因为编辑是替他人做嫁衣的,里面有个后期加工的问题。就像打麻将,有人特别偏爱做七小对,有人特别喜欢胡一色清,于是“麻友”中就有了这样的绰号:赵门清,马一色,陈七对,刘杠花……
                    就《打工知音》而言,“育儿经”做得最好的,是赵振江:“天地我独行”、“爱拼才会赢”做得最好的,是朱艳君、李昌:“重磅新闻”、“真情专递”、“大案频道”做得最好的,是郭敏、邹当荣夫妻档,还有周全;至于“二奶”做得最好的,则有且仅有一个——王默然!至于汤馨敏、邹建华、程龙华等人,他们则基本属于足球场上的荷兰队——全攻全守型,技术相对全面。
                    很难想象,一个下笔力透纸背、出笼特稿有“魂惊五千年黄河之威力”的“包青天型”作者,却遇上一个刚刚大学毕业、涉世不深、完全不懂人世复杂和险恶的新编辑。他没有高瞻远瞩、敏锐的洞察力,没有把握时代脉搏、深邃的概括力,你说,他能把稿编好、编出彩、编到位吗?
                    或者倒过来说,一个以救赎天下苍生为己任、我以我血荐轩辕的鲁迅型编辑,却偏偏遭遇了一群喜欢吴侬软语、经常哭哭啼啼、整天幻想风花雪月的琼瑶型作者。你说,双方合作“得劲”不?面对他完全无法理解、欣赏的情感世界,他又怎么能全情投入进去“编思潮涌”,妙笔生花,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呢??
                    想想张飞拿绣花针的滑稽情形吧!!
                    一个刚出道的新撰稿人,想尽快发稿上路,要研究的,不仅仅是一本杂志的风格和走向,也得研究对方旗下编辑的编稿风格。像数学中的“合并同类项”,兴趣、爱好、思想相近,投缘而聚,自然如鱼得水,如刘备找到了土墙上迎着阳光的小窟窿——个个孔明诸葛亮,两人锦上添花,相得益彰了。
                    相对而言,一个快枪手型的作者(信息掌握快、稿件出手快),因为抢新闻时间、采写太快则难免行文粗糙,他需要找一个经验老到、眼光敏锐、能沉下心来的编辑慢工出细活;而一个笔力有限、空憋一肚子蛮力却使不出劲来的新手型作者,则最好找一个既能编、又能自己写的合作伙伴。因为对一本杂志的风格吃得最透的,自然是与它生存与共的编辑了,他(她)知道一篇文章哪里得渲染、哪里得高潮、哪里得出思想。有时作者实在写不出、或实在达不到编辑的预期目的,那么,一个既能编、又能写的编辑,就可以亲自出马操刀了(编辑也得靠出稿才能生存,这利益是共同的)。
                    如现在已在《知音》发稿近十篇、《打工知音》发稿二、三十篇的四川作者雨岚,在初学写特稿时简直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道找主题、不知道分章节、不知道前呼后应、不知道什么叫悬念式写法。于是,清贫编辑不得不经常找张白纸,替他把大标题、小标题都取好,再注明第一节写什么,第二节写什么,第三节写什么……有时候不知不觉都替他写出小半篇文章了!弄到后来,他干脆就写个中间,至于大小标题、导语、引言、哲理式结尾什么的,他都一概不写,头尾光溜溜地就往清贫编辑这里一扔了事!
                    但长此以往下去自然不是办法,被本人逼了几回,便终于渐渐上路了。现在他的稿件到我的手就已经基本成型,不怎么需要大动了。
                    哈,看到这里,很多读者以为我可算是一个比较有耐心的编辑,应该和绝大部分作者都合作愉快吧!
                    也不!如前不久,一个曾经在我手上发过稿的作者,他的一篇新稿没有得到我的认可。我当时非常耐心地指出文中的不足,修改意见一二三四条都列得非常细致、清楚,结果他很不服气,说:“我给你们另一个编辑看过了,她说非常好,一直在跟我要这稿!我想对你讲义气,才坚决撤回来给你的!”
                    我愣了愣,仍吹男率中妥髡撸蜃詈谜乙桓黾饶鼙唷⒂帜茏约盒吹暮献骰锇椤R蛭砸槐驹又镜姆绺癯缘米钔傅模匀皇怯胨嬗牍驳谋嗉耍ㄋ┲酪黄恼履睦锏娩秩尽⒛睦锏酶叱薄⒛睦锏贸鏊枷搿S惺弊髡呤翟谛床怀觥⒒蚴翟诖锊坏奖嗉脑て谀康模敲矗桓黾饶鼙唷⒂帜苄吹谋嗉涂梢郧鬃猿雎聿俚读耍ū嗉驳每砍龈宀拍苌妫饫媸枪餐模
                    如现在已在《知音》发稿近十篇、《打工知音》发稿二、三十篇的四川作者雨岚,在初学写特稿时简直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道找主题、不知道分章节、不知道前呼后应、不知道什么叫悬念式写法。于是,清贫编辑不得不经常找张白纸,替他把大标题、小标题都取好,再注明第一节写什么,第二节写什么,第三节写什么……有时候不知不觉都替他写出小半篇文章了!弄到后来,他干脆就写个中间,至于大小标题、导语、引言、哲理式结尾什么的,他都一概不写,头尾光溜溜地就往清贫编辑这里一扔了事!
                    但长此以往下去自然不是办法,被本人逼了几回,便终于渐渐上路了。现在他的稿件到我的手就已经基本成型,不怎么需要大动了。
                    哈,看到这里,很多读者以为我可算是一个比较有耐心的编辑,应该和绝大部分作者都合作愉快吧!
                    也不!如前不久,一个曾经在我手上发过稿的作者,他的一篇新稿没有得到我的认可。我当时非常耐心地指出文中的不足,修改意见一二三四条都列得非常细致、清楚,结果他很不服气,说:“我给你们另一个编辑看过了,她说非常好,一直在跟我要这稿!我想对你讲义气,才坚决撤回来给你的!”
                    我愣了愣,仍然坚持说:“我还是觉得这样没写到位,你如不修改,我编送起来就没把握!”
                    没想到,听完我苦口婆心的解释,他沉默了半晌,然后从QQ里甩出了这样一句:“陈老师,你的要求太高了!我觉得自己怎么努力也达不到你的目的,我决定就此放弃!”
                    我看完差一点儿火冒三十丈!嘴唇哆嗦着忍了好半天,才努力平静地回复了一句:“难道我不想省事?不想发稿?我没事折腾你干吗?你别钻牛角尖,别有抵触、逆反心理……稿件没弄好,交上去还不是送死?而且,老总已经有了印象,即使退下来立即修改后再送,在老总心目中也已经不新鲜了!和新稿相比,也已经失去大半竞争力了!”
                    ——最终,我俩不欢而散,且至今没有再联系。唉,希望那个把他夸成一朵花的同事编辑,能顺利把他的稿编好并发出来,毕竟大家都不容易。|4U wM
                    当然,错的也许是我,我不是神仙,自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前面提到的那个四川作者雨岚,有一次就借着酒劲,终于发泄出了他对曾经敬若神明的清贫编辑的不满!原来,有两个被我当场否定了的题材,后来别的作者写了,别的编辑编了,最终发在了后两期的《知音》上!
                    那一天,弄得清贫编辑脸红过耳,羞惭无比!!(有时编辑的思路跟不上老总的变化,也很无奈!)
                    哈哈,一些被编辑的改稿指示弄得左右为难、焦头烂额的写手,是不是看得很解气啊!
                    但总之,找对了一个合作默契的好编辑,凭风借力,一定可使你事半功倍!

 

 

 
上传时间:2008-06-18 12:56:29   关闭